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九)

自我救赎是个十分漫长的过程。

需要当事人时刻保持清醒,将自己置身于一个留有余地的环境之内,可以自圆其说,也可以义无反顾。

当龙小羽看着陈捍东从那辆他一辈子都买不起的车上下来,并带着一种温情走向他的时候,他不觉的往后退了一步,他害怕生活再一次给他设下了陷阱,让他跌的更深更痛。

已经不能称之为男孩的龙小羽显得有些疲惫,他的神情淡漠,有些卑微,下巴总是微微压低着,仿佛心事重重的。

龙小羽勉强的笑了笑,说了声你好。

那天,他们从最开始的尴尬到后来的侃天侃地,这个结果二人谁也没想到。

陈捍东没有想到龙小羽懂很多经济学上的知识,原本只是谈到自己想要进行资产转移的一些小问题,龙小羽却给出了很专业的建议。

龙小羽也没有想到陈捍东在谈话中并没有再提到蓝宇,并且他是个幽默风趣的人,偶尔几句京骂也显得男人味儿十足。

陈捍东和罗晶晶,都与自己不是一个生活圈的人,他们一个单纯,一个复杂,男人女人,男人和男人,这些关系中,总会上让龙小羽有些心惊胆战。

于是当陈捍东直视他的时候,他只能低下头,默默的喝着杯子里的红酒。

晚上有些冷,他们喝了些酒,脚步竟也有些虚浮了,龙小羽抬头,看着星星,便拍了拍陈捍东的肩膀说:“我离开家乡以后,便再也没见过成片的星斗,大城市的星星都很寂寞,一颗一颗的,离得那么远。”

陈捍东扭过头看着龙小羽,美好的侧脸在夜光下,倒是显得年轻了许多。

龙小羽瘪了瘪嘴,继续说:“大城市里,每一颗星星都要很努力的发光,才能让人看的更清楚,才没有辜负了在几百万年后看到它们的我们。”

这逻辑,童话意味十足,陈捍东不觉得靠近了他的耳朵说:“所以,同一片天空同一片星辰,大城市就看的模模糊糊的,只能说污染重,和这星星没关系。因为这一样的星星呐,在草原上可是亮的耀眼呢,何来辜负的说法儿。”

龙小羽听罢,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人,安慰起人,可是一套一套的,我说呀,你就是那颗很亮的星星,这城市污染再重,也掩不住你的光。我就是边上那个,本来就不亮,在大城市看,那真是苟延残喘呐。”

“瞎说呢。”陈捍东伸手摸了摸龙小羽的后脑勺,举止很是亲密。

也许是很久都没有可以畅快聊天了,龙小羽也不觉得这亲昵有什么不妥。

“真想和你一直沿着这条街走下去。”陈捍东痴迷的说。

“你只是透过我,去看另一个人吧,按理说我应该生气的,可是我是俗人,我倒觉得你这样痴情的人,也挺好的。”龙小羽淡淡的笑着。

“不,不管你信不信,我很清楚,你不是他。他永远永远都是我记忆中的样子,不会再变了。”陈捍东摇头否认。

因为喝了酒,陈捍东没有开车,他们只是走着,偶尔聊上一两句。龙小羽的肩膀偶尔碰触到陈捍东,但很快便分开了去,反而显得格外暧昧。

二人摇摇晃晃,直至夜风吹醒了他们,便各自搭车回各自的住处。

没有再说相见,但一定会再相见。

在出租车上,龙小羽感觉视线一阵模糊,再一摸脸颊,竟是泪水。

远远的望着,龙小羽就看见张勇正站在走廊上抽烟,屋里的橘黄色的灯光,明明很温暖,此刻却显得十分暗淡。

进屋的时候张勇堵住了他,他也只是侧身,从一边挤进了小屋。

一头倒在床上,他抬起手遮住眼睛,不想让对方长久的凝视自己的脸。

“去哪里了?出去也不打声招呼,你小子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呢吧。”张勇的声音像冬夜的寒风一样,很冷。

也许是和陈捍东聊了太多,龙小羽已经没有任何说话的欲望了。

沉默让小屋的气氛更加的凝重。

“小羽,你别又装聋作哑的,哥不喜欢。”张勇拉了张椅子,坐在龙小羽的床头。

“你不喜欢?那你喜欢什么呀?”龙小羽戏谑的口吻,让张勇有些惊讶。

张勇在鞋底捻灭了烟头,随后欺身向前,贴在龙小羽的身上,便闻到了一股酒气。

“喝酒了,有什么烦心事儿,给哥说说,你这性子,容易憋出事儿来。我可忘不了,你想用棉线割腕儿的事儿。”

“不是没死成麽,荒诞的和笑话儿似的。”

“那环境,谁笑话谁呀,顶多是可怜你。”

龙小羽好久没和张勇聊过天了,虽然龙小羽的语气气人了点儿,但张勇意外的,还觉得挺高兴,竟也不是很在乎龙小羽瞒着自己出去喝酒的事了。

“可怜我?是呀,是个人都得可怜我。强奸犯,杀人犯,逃犯,谁有我这么牛逼。”

越说越不是滋味了。

张勇说:“其实别人越是可怜你,说明你越有能耐,有能耐有故事的人,不都招人可怜麽?像我这样一看就像罪犯的人,谁可怜我呀~”

“瞎说呢。”龙小羽嗤笑一声,便不再说话了。

张勇一夜未眠,他辗转反侧,扭头看着躺在床上的龙小羽,却觉得心慌。

不管怎么样,龙小羽是我的,谁也抢不走他。

张勇恨恨的咬紧牙,皱着眉。

评论(7)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