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五)

part5

龙小羽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用手去推对方,无意间压在了陈捍东的伤口上。

痛感并没有让陈捍东放手,他感受来自怀里的温度,不再是冰凉的,而是实实在在肉体的温度,他哽咽了一声,说:“我是在做梦?让,让我看看你”,随后竟像极了久别重逢的恋人,捏着龙小羽的肩膀,细细的打量起他来。

看着龙小羽凹陷的脸颊,和因为咳嗽,起了雾气的眼睛,陈捍东皱起了眉头说:“怎么这么瘦?”

“我……我,”龙小羽因为这关切的语气,而一时竟想着如何解释自己的状况,但很快,他反应了过来,这个男人只是个陌生人。

“你是谁?我见过你吗?”随后因为喉咙又痒了起来,他用手捂着嘴,用力的咳着。

“捍东,怎么这么长时间?你在里面吗?护士来量体温了。”曼芝的声音将陈捍东拉回了现实世界。

他盯着龙小羽看了看,又扭头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样子的确挺吓人的,连眼圈儿都是红的。

“我马上出来,你先回去。”他朝着外面大声说道,说完便上前一把抓住龙小羽的手,“你叫什么名字?姓什么?”

龙小羽觉得对方的手劲儿很大,怕惹麻烦,回答他:“咳,我叫龙小羽,我不认识你,请你放开我。”

龙小羽?从未听过这个名字,看着这张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熟悉的脸,陈捍东困惑了。

仔细审视下,面前的男人明显要比蓝宇年龄大一些,他单薄而脆弱,像是背负了太多压力,神情紧张。

也许自己表现的太过怪异了,陈捍东放缓了语调,声音依旧有些颤抖着:“你是哪儿的人?”

龙小羽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告诉了他:“我是浙江绍兴人。”

陈捍东彻底的卸了劲儿,但能重新看到与蓝宇这般相像的男孩子,心里又涌起些暖流。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陈捍东的声音很有磁性,像是有种令人心安的魔力。

龙小羽瞬间觉得不那么紧张了,他看着面前的男人,他和自己一般高,却显的很健壮,视线沿着他的肩膀滑下去,他惊慌的说:“你流血了,你别动,我帮你叫护士去。”说完便转身往外走去。

陈捍东低头看着白色的病号服,腰上的伤口崩开了,血染红了一大片。

之后的记忆就像断了节,陈捍东只记得龙小羽带了个男医生进来。

龙小羽靠近他,挽着他的手臂,和医生一起将他掺出了洗手间,随后有护士接替,龙小羽便像羽毛一样,轻轻地放了手。

陈捍东扭头想叫住他,喉咙却发不出声音。

曼芝这时惊慌的走过来,说:“你怎么回事儿,打架了?怎么会崩开的?疼不疼啊?”

他再扭头看,龙小羽已经不见了。

陈捍东心里空落落的,那种滋味就像是再一次失去了挚爱。

“哭了?你别吓我陈捍东!”曼芝颤抖的说。

是呀,为什么哭了呢?

也许是太累了,再一次缝针的时候,他躺在床上竟然睡去了。

再坚强的心脏也受不了这样的起伏撩拨,陈捍东觉得自己血液流淌的很快,胸腔每一次起伏都带着点小小的刺痛。

我一定要再找到他,找到他。

像是一场闹剧,等龙小羽回到候诊厅才发现自己的号已经过了。

他想去问问医生,但病人很多,一个个用审视的眼光看着他。

龙小羽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扭头下楼走出了医院。

如果不是候诊室边上的男厕出了问题,他便不会穿过长长的过楼走廊去住院一区的厕所。这样也就不会遇见那个失态的男人了。这样自然也就不会浪费了一早上也没看完病。

浪费了路费,龙小羽心情很不好,下午要上工,没有时间在这里耗着,而且即便等到下午,还得在外面吃饭。

他吃不惯北京的小吃,花那钱还不如回家自己做。

张勇回屋的时候,看见龙小羽正在做饭,心情自然好了起来,笑着拍了下他的肩膀:“小羽,回来这么早呢,医生怎么说?开药还是打针?”

龙小羽回头勉强的笑了笑说:“早上去晚了,没排上号。”

张勇啧了一声:“你小子,请假可不好请,好不容易请了半天,你还睡起懒觉了~”语气虽然揶揄,但毫无责怪他的意思。

吃饭的时候,张勇几次盯着龙小羽看,龙小羽的眼神都躲开了,虽然小羽从没说过谎,但张勇知道,他所告诉自己的每一件事都有所保留。

“你今天没事儿吧,怎么觉得你怪怪的?”张勇放下筷子,问道。

“没,只是白跑了一趟,浪费了50块钱路费,觉得挺不值得的。”龙小羽闷闷的说。

“那算什么?哥之前托人找的房子快好了,就等着接钥匙呢,日子会越来越好的。”张勇扒着米饭说。

“那是你以后结婚用的,我怎么好意思去住,我还是留在这里吧,挺好的。”
龙小羽低着并不看张勇。

啪。张勇将筷子拍在桌子上:“我结什么婚?”声音里透露出些戾气。

“李工的妹妹喜欢你很久了,每次都上门找你。”

“你再提她,我杀了她你信不信!”张勇猛的站起来,“别以为你能摆脱我,我张勇这辈子就要定你龙小羽了,我就是这么变态。”说完,他就点了支烟,走到外面的走廊上抽了起来。

龙小羽慢慢地咀嚼着米饭,却难以下咽,明明肚子很饿。

过了一会儿,张勇听见背后传来小羽的声音。

“哥,我哪也不去,我跟着你。”

他转身看见龙小羽的眼睛,这双眼睛像是深潭,静悠悠的,很美。

也许,人生来就有着种种羁绊吧,从没有人是自由的。

评论(1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