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二十)

part20

有些人总是试图告诉你,这个世界所谓的真实面目,他们倍受生活的折磨,于是悟出的都是些消极的道理。

他们告诉你等级,告诉你妥协,告诉你死亡,一切美好在他们看来,都是会枯萎的。

于是贪婪从废墟中衍生出欲望,欲望则很快吞噬了理智。

在他们看来,活在世上本就是一场折磨,温暖和爱都是假象,他们冷眼看着,看谁能被欺骗的久一点。

龙小羽被张勇打晕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蒙住了眼睛,他想要自己解开,却发现手脚也被束缚住了,他挣扎了许久,仍然是徒劳。

他的喉咙是嘶哑的,龙小羽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声音依旧有些颤抖。

“张勇,放开我。”

没有回应,但龙小羽听到自己身边的椅子挪动了一下。

没等太久,就有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然后被用力的捏住下巴,龙小羽被迫
抬起头来。

他什么都看不见,黑暗中滋生出恐惧。他扭过头,想要挣脱开对方的手,但很快被对方捏住脖子推到了床后的墙上。

龙小羽的后脑勺猛的磕在了墙上,他痛的咬住下嘴唇,但他并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看起来有多脆弱。

紧接着,对方的嘴唇贴近了,狠狠的亲吻着他,张勇甚至将舌头伸进了他嘴里。

非常浓烈的酒气,几乎让龙小羽喘不过气来,由于双脚被绑着,龙小羽只能蜷着腿,用膝盖抵在对方的胸口,不愿张勇再靠近自己。

张勇从嘴唇吻到龙小羽的耳畔,粗重的喘息声,让龙小羽感到耻辱和愤怒。

“是你逼我这么做的!龙小羽。”几乎像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我从未,从未逼过你什么,也从来没说过要和你在一起。”龙小羽颤抖的说,“难道这些年,还不够吗?我不想拖着你,也不想毁了我自己,”

“我不想听你说这么多废话!”张勇愤怒的起身,靠在桌子边,点燃了一根烟。

沉默了一会儿,张勇哼笑起来,说:“龙小羽,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喜欢你吗?因为你其实本质上和我一样,你喜欢那家伙什么?还不是看在他们带你脱离你穷酸的生活,就像当初你跟着我,只为了脱离孤独环境一样。"

“不。不一样,”龙小羽下意识的反驳着对方的说辞。

“别骗自己了,你就是那么自私。”张勇打断龙小羽的辩白,继续说,“我一早就看穿了你的企图,可那男人,不会真的认为你爱上他了吧?我看他也老了,有个年轻的情人,的确可以回春。”

“你说够了没有?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说错了,我是真的喜欢他了,他对好到让我觉得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有能力有尊严的人!对于你这种只懂得揣测别人的人,我只感到恶心。”

龙小羽的一番言论并没有激怒张勇,他愤怒的喘着气,张勇却笑出声来,那笑声冷冷的,让人难受。

张勇看着坐在床上,胸口不断起伏的龙小羽,他觉得自己真的像是个邪恶的魔鬼,玷污了纯洁“天使”。

真引人发笑。

于是他笑着笑着,觉得可悲的终究是自己一人。他弹了弹烟灰,走到龙小羽面前,解开了他眼睛上布,露出了那双让他沉迷的眼睛。

龙小羽张开眼睛,房间里很暗,几乎不用怎么适应光线。

他看着叼着一根烟站在旁边的男人,龙小羽垂下眼睛,睫毛落下像是蝴蝶的翅膀一般的阴影。

“这样有意思吗?你不是给我说过,这世界上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了的道理。”

“是呀,没有谁离不开谁的道理。”张勇重复着龙小羽的话,“所以,那个男人没有你,或者你没有他,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吧?”

说完,张勇打开了龙小羽的手机,提示音在房间里响个不停。

张勇烦躁的按着,看着那一条条信息,和来电通知,他捏紧了拳头。

“我想,你现在有必要打电话告诉那个傻男人,你被绑架了,让他不要报警,来救你。”

“如果他不来,那么,你爱我,我爱你的童话故事就此该醒了吧。”

张勇没容得龙小羽思考,就播了陈捍东的电话,只响了一声,电话就被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陈捍东急切的声音,张勇笑着将手机贴在了龙小羽的脸颊旁。

评论(21)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