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十九)

Part19

 

      陈捍东在上飞机前给龙小羽播了几通电话,距离他们上一次的通话已经过去两天了,这两天他加紧忙完手头的工作,但想着要和小羽见面了,就觉得这些应酬也算不了什么。

 

但此时电话那头一直都无人接听,龙小羽从来不会不接自己电话,陈捍东不觉得皱起了眉头。

 

但转脸他又安慰自己,龙小羽这小子有可能忘了带手机了,也有可能在洗澡,没有时间接听电话呢。

 

   在为龙小羽的不接电话找了几个合理的理由之后,陈捍东便关机上了飞机。

飞机的轰鸣声,加深了陈捍东对龙小羽的思念。

    

   下了飞机的时候已经夜里11点多了,陈捍东第一时间又给龙小羽播了通电话,才发现对方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心跳的厉害,心里,陈捍东让司机将自己的行李放回酒店,自己一个人转身打了出租车去龙小羽的宿舍。

 

在宿舍门外敲了几下门,一直都没什么回应,陈捍东不死心,大力的捶了几下门,终于门开了,但不是小羽,而是另一个男人。

 

陈捍东问:“请问龙小羽是这个宿舍的吗?”

 

黄子洲揉了揉眼睛说:“小羽和我是一间房的,他已经两天都没回来了,这两天他也都没有来上课,我正奇怪呢,刚你敲门,我还以为他回来了呢。”

 

听这么一说,陈捍东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大声说:“你们同寝室的人不见了,难道不应该及时的告知培训机构吗?在这儿傻等,人如果出事儿了怎么办。”

 

这不友善的语气,让黄子洲也来了气,龙小羽前天就不太对劲儿,整个人都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第二天上课,龙小羽竟然缺课了,他有些不放心,第一时间给小羽打了电话,打了两遍才有人接,电话那头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说小羽有工作上的事情要处理,并自称为龙小羽的哥哥。

 

黄子洲觉得有些奇怪,就说能让小羽给我说句话吗?我有点事请要告诉他。

 

结果小羽是接了电话,说自己有些事情走不开,托他请两天假,还说让他在宿舍住几天,自己忘带钥匙了,如果回去了进不了门。

 

后来他又打过几次龙小羽的电话,都是关机。

 

“你这人是谁呀,我凭什么告诉你这么多。”说着,黄子洲扶着门框,一脸怒气。

 

“我是,”陈捍东楞了一下说:“我是龙小羽的哥哥。”

 

“什么呀,又一个哥哥。”黄子洲也有些傻眼了,说:“也是他哥给我说小羽有工作要忙,让我请假的。”

 

陈捍东头懵了一下,两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

 

黄子洲连忙转身让陈捍东进屋,一面说:“报警吧,都两天不在了。”

刚找到手机,又说:“但是我当时听龙小羽的声音,好像没什么事情,是不是。。。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陈捍东有些不耐烦,觉得这个室友也是挺缺心眼儿的。

 

“是不是他还有个哥哥?”黄子洲说。

 

“不管他有没有什么哥哥,他都已经失踪两天了,这才是重点好吗?”说完,陈捍东就先一步拨通了警局的电话。

 

说明了基本情况后,两个人等民警上门,一个坐在沙发上,一个坐在床上,各自想着事情。

 

也许是气氛有些尴尬,陈捍东看了看坐在对面的黄子洲,说:“不好意思,我刚才说话有点冲。”

 

黄子洲听了,连忙摆摆手说:“也怪我,没有及时的联系培训机构,也没有做什么,就干等着,的确挺傻缺的。”

 

陈捍东从鼻子里哼笑了一下,并不表示反对。

 

“我叫黄子洲,大哥你叫什么?”

 

“陈捍东。”陈捍东不停的看着手表,他此刻只觉得心急如焚,秒针每跳动一下,陈捍东就觉得自己。

 

穿着便衣的警察来了之后,仔细的问询了几点问题。

 

但当问到龙小羽是否有仇人或者过去有没有和某些人有一些积怨的时候,陈捍东犹豫了一下,说:“有个叫张勇的东北人,以前和小羽有些私人恩怨。”

 

在问询过程中,黄子洲一直盯着陈捍东,男人的直觉告诉他,这人绝对不可能只是龙小羽的哥哥,他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安,欲言又止,心急如焚,是附加了更多的关心和爱的。

 

由于涉及龙小羽的隐私,陈捍东和警察进行了单独的交流,他没有说太多,为了证明张勇的危险性,陈捍东告诉了警察自己被张勇抢劫过的事情。

 

警察答应迅速对张勇目前的情况进行锁定,但是没有证据也不能随便抓人,所以还要到培训机构附近进行调查,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出现。

 

陈捍东送走了警察,便一个人坐在龙小羽的床上,看着床头小羽的书和笔记,龙小羽的突然消失,对于自己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他十分害怕任何形式的不告而别。

 

我们总是告诉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让他人占有的私人时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命数。

 

总有人会匆匆而别,有时候是自愿有时候是意外。

 

陈捍东想起了蓝宇,想起了那个大男孩给自己带来的快乐和悲伤,如今的龙小羽是他的救赎,他不愿意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爱的人身上。

黄子洲对于人和人之间的情感关系很擅长,他已经察觉出了一些微妙的不同,这个叫做陈捍东的男人并不仅仅是龙小羽的哥哥,他们之间的份情更多些更深些。

也许,更像是恋人?这个想法让黄子洲一怔。他摇摇头,在心里责怪自己这时候还想这些有什么用,还是先找到龙小羽才是关键。

这一夜,注定难眠。

陈捍东回到酒店后感到非常的疲惫,精神却一直紧绷着。

一闭上眼睛,那些失落的片段便像被狂风卷起的叶子一般,在他脑海内盘旋。

蓝宇的笑容,龙小羽的眼泪,蓝宇的背影,龙小羽的吻。

最后,一些片段杂糅在一起,陈捍东皱着眉头,终是从不安的噩梦中醒来。

冰凉的水流过喉咙,才稍稍镇定了些。

一切的未知,一切的可能,他暗自祈祷能有个好的结果。







评论(2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