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十八)


part18

 

休息的时间,龙小羽自己一个人到四处走走转转,看着这个人车川流不息的城市,如果能够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那么的确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了。

 

他从不觉得大城市拥挤,他只是已经厌恶过去的穷酸。

 

他未察觉人来人往的冷漠,他只想尽快摆脱一个人过于安静的寂寞。

 

风吹着他的脸颊,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任谁看去,都是一个慵懒的帅哥正在享受自己的单身生活。

 

但此时的他在想念一个人,想念那个人的吻和拥抱。

 

想着想着,又开始想念陈捍东充满磁性的声音。

 

龙小羽深呼了一口气,他觉得这么容易就依赖一个人,是一件十分有风险的事情。但感觉是自己的,他没有办法控制对陈捍东的想念和对未来生活的幻想。

 

一想到下个星期陈捍东有可能飞过来看他,他就忍不住的高兴起来。

 

周一上课的时候,龙小羽很认真的听着,微微皱着眉头,思考着老师提出的每一个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他抬起眼睛看了看门外,一个男人的身影在走廊里,他有些好奇,想着会不会是陈捍东来找他了。

 

那个男人终于转过身来,趴在门窗上往里看,龙小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然看见了张勇的脸。

 

就这么匆匆一眼,龙小羽迅速的低下头,他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狠狠的掐住了脖子一样,喘不过气来。

 

当再抬起头来确认的时候,门外已经没有任何踪影了。

 

坐在旁边的黄子洲感觉到龙小羽有点不对劲,他看见龙小羽的额头上发出了一层汗,于是用胳膊肘碰了碰他问:“你没事吧?”

 

龙小羽有些恍惚的摇摇头,他确定刚才真切的看到了张勇的脸。

 

 

那张脸他不会忘记的,像是一个隐藏在梦中的恶人,总是露着半张面孔,让他难受,让他不安。

 

也许是巧合呢,龙小羽这样想着宽慰自己。但这个巧合,却让龙小羽自己都难以相信。

 

他有些愤怒,为什么现在的自己还是那么懦弱。

 

“我也是男人,为什么要任由他人摆布?”他愤恨的想。

 

即使知道对方是亡命之徒,他也不觉得自己有义务被他伤害。

 

人的确得自己成全自己。

 

下了课,龙小羽随着人流往外走,他想快点回到宿舍,不打算再出门了。

 

回宿舍的路上,他的精神依旧有些紧绷。

 

他低着头走着,直到回到了寝室,他才长舒一口气。

 

趴在床上,脑子里一片凌乱,他就这么睡着了,皱着眉,因为身体趴在床上,压住了胸腔,不适的感觉让他做了一个短暂的噩梦。

 

在梦里,他走在一条泥泞的小路上,天上正下着毛毛细雨,很冷。

 

一步一步的,脚陷在泥巴里,很难拔起,每一步都像是他艰难的过去。

 

终于,脚越来越沉重了,梦中的龙小羽无助的仰着头,看着阴霾的天空发呆,也许是落泪了,但是泪水和雨水混在一起,顺着脸颊滑落。

 

幽幽从梦中醒来,龙小羽像是真的淋了雨一般,感觉很冷。

 

 

生活中所有的不幸都是由某个情结开始急转而下的,难以去说,究竟是哪个瞬间哪个抉择出了问题,不幸就这么一段段的展开,几乎插足于人生中每个阶段。

 

这时候,只能快刀斩乱麻,和过去的一切来个最决绝的告别,一时的逃避只能是自己欺骗自己,毫无意义,只有又快又狠,才能真正的解决麻烦。

 

无意间看见张勇,对于龙小羽来说算是当头棒喝,他才意识到原来自己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一时间疲惫感扑面而来,他觉得有些心慌头痛,又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属软弱无能。

曾经的自己也是会挥舞着拳头来维护自己的尊严的,但面对着张勇,他总觉得自己在面临一个让他瑟瑟发抖的魔鬼。

 

记得他和自己的第一次,是龙小羽最脆弱无助的时候,那时候因为受了些皮外伤,外加刚挂完吊针,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沉沉的。

 

由于经济条件也不是特很好,身上没什么钱,他住进了街边的一个小宾馆,洗完澡便躺下了。

 

半夜隐约听见有人进了屋,接着便闻到一股子酒味儿,不用问也知道是张勇。

 

他是知道张勇对自己的那些心思的,但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给出什么回应,他原以为张勇是懂得他的拒绝的。谁能随便强迫一个男人和自己做 爱?

 

但那天的张勇力气真的很大,几乎是疯了一般的压在自己身上,接着充斥着酒精味儿的嘴便贴在了自己脸上。

 

下意识的,他用手肘抵住对方的身体,想要挣脱桎梏,但对方的身高比自己高一些,重量也强过自己。

 

几番挣扎下,龙小羽几乎晕的两眼漆黑。

 

后来的疼痛和屈辱,让他记住了自己的无能,和对张勇来自于本能的恐惧。

 

此刻,对陈捍东的想念源源不断的从心底里涌了上来,陈捍东成为了他生命的一块浮板,让他在原本冰冷无望的河流中,找到方向,找到希望,让他找到了那份久违的安全感。

 

龙小羽在被窝中按开手机,那个电话号码已经烂熟于心了。

 

“小羽,想我了?”电话那头带着暖意的声音,让龙小羽心安了不少。

 

“嗯。”龙小羽的声音带着一些鼻音,听起来可怜兮兮的。

 

“感冒了吗?不会是想我想到掉眼泪吧?”陈捍东打趣他说着。

被对方这样一问,龙小羽几乎觉得自己就要掉下眼泪了,但是嘴上还是逞强着说:“去你的,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哭了?”

 

电话那头的陈捍东沉默了一会儿,接着说:“我很快就能去看你了,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带过去。”

 

“你真的要来?”龙小羽看着白色的天花板说。

 

“当然了,这段时间该忙的也忙的差不多了,我一个人在这边,还真是想你想的不行,也许是寂寞太久了,好不容易有个心仪的人陪着,就离不开了。”陈捍东笑着说:“可能是老了吧。”

 

都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龙小羽心安的挂了电话,他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失去的,所以他会很珍惜自己的如今拥有的一切。

他拉开窗帘,天已经黑了,大城市里没有星星,但街灯和led广告牌依旧亮着。

 

敲门声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响了起来,龙小羽扭头看着宿舍的门,哑着嗓子问道:“谁?”

 

门外却因为这声问话而安静了下来,久久无人应答。


评论(2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