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十五)

爱上一个人,是一件不那么简单的事情。

 

陈捍东迷恋着龙小羽给他的感觉,他觉得他就像是上天为了怜悯他,而再次赐给他礼物。

 

迷人而珍贵。

 

这个恋人身上的确有着重重的谜团,但他的纯洁与纯粹却是骗不了人的。

 

龙小羽和蓝宇一样,都是看着那么脆弱,内心却十分坚韧的人。

 

 

他们都值得获得更好的爱情,更好的生活,更好的未来。

 

地批下来了,可是还有很多工作需要筹划,陈捍东逐渐忙了起来,也常常去工地亲自看看。

 

龙小羽这段时间帮了他不少忙,他发觉自己越来越依赖龙小羽了。

 

都说年纪越大,就越是害怕孤独。

 

陈捍东这么坚强的人,在蓝宇走后的时光里,一直孤枕难眠。现在重新获得来自枕边人的温暖,便再也受不住孤独的夜了。

 

龙小羽却在他最受不了孤独的时候,提出想去上海学些新的知识,好好提升一下业务能力。

 

不舍挂在脸上,陈捍东说:“北京也可以学,干嘛要跑那么远。要不我陪你去吧?”

 

“不好,不好,我是去学习的,还带着一个人怎么行。我只去一个月,不用担心的。”龙小羽直摇头。

 

“那有什么?我就是喜欢陪着你,我绝不打扰你学习。”陈捍东信誓旦旦的说道。

 

“还是不太好,这段时间正是工程的重要时候,怎么能少了你。还是让我一个人去吧。”龙小羽说,“如果你去了,这边如果突然找你,还得让你飞机回来,多折腾呀。”

 

陈捍东有些郁闷:“你这小子不盼好,什么有事儿,这段时间最好安安稳稳的。前段时间可把我折腾的。”

 

龙小羽见没招了,只好上前靠着他,亲了亲陈捍东的脸颊说:“我回来给你带礼物,你最想要什么?”

 

陈捍东觉得看来龙小羽是真的不愿意带着自己去了,要不是总裁范儿还绷着,他早就噘嘴了。

 

“我不要什么礼物,就要你健健康康,毫发无损的回到我身边就行。”

 

龙小羽听了,觉得这回答真是窝心的不得了,表情也越来越柔软了。

 

他柔软可爱的表情,让陈捍东心里一阵悸动,忍不住搂过来亲了个够。

 

龙小羽的手臂自然的搂着他的肩膀,也回吻着。

 

陈捍东的手揉捏着龙小羽的腰,然后手不安分的脱下了他的裤子。

 

 

一番亲热之后,陈捍东搂着他说:“东西收拾好了吗?那个培训机构是你曼芝姐给联系的吧?去了就好好学,每天都要给我打电话,不能不理我,我一旦走得开了,就去看你。”

 

龙小羽的脸有些潮红说:“我,我本来就是回来收拾东西的,结果,结果又和你滚一起了,我得赶快起来收拾了。"

 

说完就要坐起身,但腰还有些软,他抖了一下,还是选择老实的窝在床上。

 

陈捍东笑了笑,他没有再说什么,怕又让脸皮薄的他不舒服。

 

于是,他起身穿好裤子,打开衣柜说,“我替你收拾吧,你就好好休息吧,把你折腾的狠了,下次再不这样了。”

 

“哼,”龙小羽并不相信陈捍东的这句话。

 

也许真的是累了,龙小羽躲在被窝里,闭上眼睛就睡着了,嘴角还挂着一抹微笑。

 

陈捍东走到阳台上抽着烟,如果后半生的生活,龙小羽一直陪伴自己的话,这一辈子真的是毫无遗憾了。

 

想着,风吹着,有些凉。

 

陈捍东回到屋里就打算好好的替龙小羽整理一下行李。

 

从柜子里翻出几件衣服,都是他喜欢的款式,龙小羽穿着就像个大男孩,太招人了。

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带上吧。

 

然后找出些换洗的内裤,还有几双袜子。

 

有些小东西不用带,到那边再买吧。

 

叠叠弄弄,便收拾的差不多了。陈捍东从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蹲在地上替另一个男人收拾行李。

 

但就是爱嘛,有什么办法,再不好好护着,万一跑了,还到哪里找这么合辙的人呢。

 

带件外套吧,虽然上海比北京热多了,可是万一着凉了就不好了。

 

就在拿出那件牛仔外套的时候,一个装着东西的小塑料袋被带出来,掉到了地上。

 

陈捍东弯下腰捡了起来。

 

什么东西,放在衣柜里。

 

他想也没想就打开了塑料带,他看到了自己再也熟悉不过的那个钱包。

 

陈捍东头有些懵,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这被人抢走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手莫名的有些微微的颤抖,他打开了钱包,却没有看到自己搂着蓝宇的那张老照片。

 

但钱包的触感是不会变的,那里有他每天摩擦留下的痕迹。

 

即使闭着眼睛,他也能摸出来,这只钱包所寄托的那段感情,沉甸甸的。

 

 

龙小羽睡醒的时候,已经夜深了。

 

他摸了摸身边,发现是凉的,于是哑着嗓子叫:“陈捍东?”

 

然而并没有回答他,他打开床头的台灯,暖黄色的光,是那么的舒服。

 

龙小羽走下床,推开卧室的门,客厅里也是暗的。

 

灯忽然被打开了,有些微微的刺眼,龙小羽眯着眼睛说:“是你吗?陈捍东?”

 

陈捍东朝他走过来,用力将他搂进怀中,没有说话,只是这么抱着他,鼻息呼在他的脖子上,痒痒的。

“怎么了你?我这次就走一个月,如果可以,我早点回来。”龙小羽认为是自己要走了,陈捍东在向自己撒娇呢。

 

沉默了一会儿,陈捍东在他耳边说:“龙小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龙小羽一怔,许久才说:“没有呀。”

 

就在这时,他看见了那个被自己藏起来的钱包躺在客厅的茶几上。

 

他全身开始僵硬,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向陈捍东诉说自己之前的那么多遭遇,像是故事般,谁会相信。

 

这么多年来,自己像蝼蚁一样活着,仿佛总有一天终会被人用脚踩死。

 

他无比珍惜和陈捍东在一起的时光,在这段时光里,他几乎要忘记了自己污秽的过往,自己残忍的一面。

 

越是珍惜就越是怕失去,他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扔掉它,这样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人逼迫他揭开自己疮疤了,可是他偏偏没有这么做。

 

陈捍东感觉到龙小羽的僵硬,于是扶着他的肩膀将他从胸前放开,他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盛满了不安。

 

“如果你不想说,我只问你一句话,你有没有看见我和蓝宇的一张照片?”

 

这句问话,让龙小羽抬起眼睛看着陈捍东。

 

他读不懂他眼睛里的内容,他微微的点了点头,便转身走回了卧室,他走到自己每天都背着的那个包里,从一本书里拿出了一张照片。

 

陈捍东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向自己,递过那张照片。

 

接照片的时候,他发现龙小羽捏着照片的力气很大,指尖都有些泛白了。

 

他轻轻拉了一下,才拿回照片。

 

照片中的蓝宇笑得十分的灿烂,这一生他却未能常常的笑,他伤了他的心,一次又一次。

 

陈捍东低着头看着照片,却没有注意到此时的龙小羽嘴角抽搐了一下,脸色十分苍白。

 

再抬头的时候,龙小羽腿一软,竟然晕了过去。

评论(2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