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惊情(全)

给大家做了一个合集,可以一口气看完了,我这么辛勤,可以鼓个掌吗?还有大家喜欢这个故事吗?

这是个架空所有的故事,有一点宿命论,有点虐,做好心理准备。

不知道小伙伴们喜欢看 《世界奇妙物语》吗?我被很多故事感动过。

特别是《昨日公园》,觉得最虐的是有机会回到过去,却改变不了什么,那种无力感,特别的绝望。

我不希望军烨也是如此。所以有了这个故事。

 

由于涉及真人,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

 

 

胡军离婚以后,生活似乎没有什么激情可言了。

 

繁忙的工作,让他觉得自己独自一个,即使明天忽然离世,也不会掀起什么波澜。

 

直到遇见那个男人。

 

第一次遇见,是下班一个人走在街头,将要过马路的时候。

 

那个男人压低着帽子,个头很高,肩膀却不宽,背微微的驼着,仿佛很冷似的。

 

一开始并未引起胡军的注意,直到有车呼啸而过,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的向后扯了那么一下,救了他一命。

 

意外来的太突然,胡军还未平息因受惊的心跳,就见那男人已经调转头,跑着离开了。

 

再次遇见那个男人,他的帽檐微微抬起来了,穿着深蓝色的T恤,可是带着口罩。

 

胡军一眼认定就是他,他追上去,想要道谢,从后面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男人回过头,那双眼睛让胡军瞬间忘记了自己追上去的理由。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呢?睫毛很长,眼睛很大,却在看见自己的时候溢满了悲伤。

 

这双仿佛在哭泣的眼睛,让胡军呆立许久,直到回过神来,那男人又逃开了。

 

站在家里的阳台上,夕阳红彤彤的,美的仿佛就像是在梦中一样。胡军吞吐着烟圈,心事重重。

 

他是谁?我见过他吗?他为什么每次看到我,就躲着我?

 

手机铃声是一首老歌,悠悠扬扬的,唤醒了思考中的胡军。

 

电话的另一头有些吵杂 

 

胡军,你真的就打算这么死气沉沉的过下半辈子呢?今天必须来,清净太久容易阳痿,你知道吗?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欠揍呀!

 

胡军听见发小的声音,嘴角微微上扬。

 

什么叫我欠揍?我们哥几个都担心你担心的睡不着觉。快来,今天有好节目。

 

什么好节目?你甭骗我,我可不吃那一套

 

哎呀,你来不来?不来一会儿我上你那儿去堵你去。

 

别别,还是我自己去吧。每次你来,我收拾屋子都得废老劲儿了。

 

挂了电话,胡军抖了抖烟灰,将烟头用大拇指和食指碾灭了。

年轻的时候,他就喜欢这么干。那时候觉得自己这么做简直男人极了,酷的吸引了一群小姑娘。

 

没想到时间久了,就变成习惯了。拇指上的茧子也让他再也没有了痛感。

 

这个动作成为青春岁月的遗物,变得毫无意义了。

 

帝都一到了夜晚,便显得不那么阴沉了,因为哪里的夜都是一样的,有了灯光的衬托,旖旎了不少。

 

酒吧的灯光柔和的打在脸上,年龄被模糊了,距离被模糊了,甚至性别都被模糊了。

 

何冰隔着三个桌子正对着胡军打招呼,手高高的抬起,脸上带着笑。

 

看见老朋友,胡军的精神得到了放松,也给予回应,快速的穿过人群,走了过去。

 

“怎么样,这儿的环境?”对方嬉皮笑脸的问他。

 

“嗐,能怎样儿呀,就这样呗,现在哪儿都一样,黑咕隆咚的。看你像鬼一样。”胡军坐下,喝了口柠檬水,酸的一激灵。

 

“能不开损不?这地方,你抬眼看看,这是一般的地儿能比的?看看这装修,看看这地砖,再看看这儿的美女俊男!”何冰比划着说。

 

胡军早就发现,这装修挺讲究的,色彩搭配有种迷幻风格,看着头晕,却不难受。

 

“把我叫过来什么事儿?我可不玩儿 太晚,现在年纪大了受不了了。”

 

“什么年纪大了?你骂谁呢,这不才刚刚四十出头,我们是花一般的年龄。”

 

“别恶心人了,你这朵花是什么花?我看像仙人掌。”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十分亲热。

 

这一闹就闹到了晚上,别说何冰这人,虽然平时挺贫嘴的,在安慰人这事情上挺有天分。

 

不但叫了几个老朋友,还让唱歌的小哥多唱了几首过去的情歌,情调算是挺足的,惹的几个人差点都哭出来。

 

这哪里是寻欢作乐,明明就是致青春嘛。

 

直到夜深了,酒吧嘈杂了起来,气氛才重新回到high点。

 

何冰早就难耐的端着酒出去打猎了,原本胡军打算打道回府了,可是何冰拽住了他说:“你可别走啊,好戏还没开始呢,你等一会儿,人一会儿就到了。”

 

“什么呀?谁呀?你可别给我弄相亲那一套,我这人对婚姻已经失去兴趣了。”

“你想哪里去了,我是那么三八的人嘛?”

 

“我看你就挺三八的。”

也许是今夜的酒比较醉人,也许是喝酒的人太久没有畅饮过,总之胡军觉得头晕脑胀,眼前的灯光晕染出一片暧昧颜色,让自己昏昏欲睡。

为了提起精神来,胡军一个人走到洗手间,打算洗把脸。

 

洗过脸总算清醒了不少,胡军用手帕擦干净手,便往外走。

 

走廊是细长的,这会儿乐队正演奏爵士音乐,蓝色的墙面画着几条鱼,吐着各色的泡泡,美轮美奂。

就这样,第三次奇妙的相遇来到了。

这一次他没有戴帽子也没有戴口罩,但胡军几乎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的眼睛因为睫毛的遮挡,在灯光下晕出一片阴影,他鼻子很挺,五官像是上天的杰作,深邃又精致。

还有他的头发,有一点点长度,被很服帖的梳了过去,更加突出了迷人的眉眼。

他本低着头走着,但当他抬头看见对面的胡军,便向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要逃开。

怎么能让他再次逃走呢?胡军立马大步走上前去。

男人有些慌张的快速向外走去,可是这会儿酒吧里人越来越多,听音乐的人站着,他来回穿梭着,惹众人不快。

胡军喊了一身:“别走呀你。”

正好看见男人一步远处的何冰,便大声说:“冰子,快,拦住他。”

何冰反应也快,伸手一把抓住正冲自己过来的人。

这一抓本没什么问题,可是何冰一时忘记自己右手还端着杯酒呢,惯性使然,一下子泼在了陌生男人的身上。

冰冷的酒顺着T恤流了下去,在他的裤子上落下了尴尬的一片痕迹。

男人依旧沉默不语,低着头盯着自己湿了的衣裤。

“兄弟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要怪也得怪他,突然让我拦住你,我也没多想就。。”何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胡军走过来也有点过意不去,说:“不然到我那儿去,给你换一身?”

话音刚落,就听见那个男人说:“不,不用了。”

 

“没关系,我家离这里挺近的,就在后面那条街,外面挺冷的,裤子湿了在外面走,太冷了而且也不好看不是?”胡军接着说。

男人低着头继续沉默着。

一个女人走了过来说:“刘烨,你怎么在这儿呢?我找你半天了。”

女人蹬着高跟鞋,穿着黑蓝色的连衣裙,头发卷卷的,是个标准的美女。

“哎,这不是何俏俏嘛,你怎么这会儿才来?让你给我们介绍的设计师就是他呀!这也太巧了。”何冰拍了下大腿,对胡军说:“呐,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我干妹妹何俏俏,你不是说你的新公寓要装修吗?我给你介绍个设计师,这就是这行的青年才俊,刘烨。”

刘烨听了猛地抬头,盯着胡军,眼里有很多难言的情绪。

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这句已经用烂的话,此刻却浮现在胡军的脑海中,他不信缘分,但此刻也觉得冥冥中仿佛自己触碰了什么机关一样,吱扭扭的齿轮开始启动了。

刘烨这个名字仿佛在什么时候听说过,异常地熟悉。胡军盯着他想。

 

也许真像何冰说的那样,既然是有名的设计师,那可能是在报纸杂志或者开车的时候在广播中听到过吧。

 

刘烨拘谨的站着,尴尬的气氛让四个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我想还是快点处理衣服的事情比较好,不如咱们四个移步去我那里谈吧,刚好可以换身衣服。”胡军说。

 

“好,就这么办。”何冰说:“刘烨,对不起啊,哥真是不小心,反正这里离他家不远,我们就穿过街到他那里去得了。”

 

何俏俏也拉着刘烨,气不打一处来的对何冰说:“你看看你,这杯酒可泼的狠,你这杯子倒的也太满了吧。”

 

刘烨一脸的不情愿,可是看三人都似乎同意这个提议,也不好说什么,便轻轻的点了下头。

 

到了胡军的家,何冰带着何俏俏率先进了门,刘烨却在门口停着,就是不迈腿。

 

胡军倚在墙边看着刘烨古怪的行为,也有些疑惑。

 

也许是感觉到自己的行为给别人造成了困扰,刘烨终于跨步进了门,他的胸腔明显的起伏了一下,仿佛做了一次深呼吸。

 

以为刘烨找换的衣服为理由,胡军带着刘烨走到自己的卧室里。

 

终于两个人独处了,胡军一边为刘烨拿衣服,一边说:“咱们两个,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其实我今天拦住你,是想对你说声谢谢,要不是你,我这会儿可能就会在重症监护室了吧。”

 

刘烨依旧低着头沉默,半天才说了一句:“没什么,看着有危险,别人也会出手拉一把的。”

 

“原来你记得呀,我是知道你们这些搞设计的艺术家,都有点怪怪的,但是你一看见我就跑,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实在是想不通。”胡军故作轻松的问刘烨。

 

又是长久的沉默,当刘烨抬起头,胡军从他眼里却看到了氤氲的水气。

 

“我可以不回答吗?”刘烨扭头,看着床头的灯。

 

“你知道吗?我这半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好奇过,像是猫挠心一样,每次看见你,你都躲得飞快,我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仿佛我真的伤害过你一样,让你见到我就躲着我。”

 

“就当我是个疯子吧。”刘烨接过他手里的衣服,转过身再次背对着他说。

 

看着刘烨的背影,胡军觉得自己像是着了魔一样,一步步走上前去,忽然从后面抱住了他。

 

这个举动,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感觉到刘烨的挣扎,胡军反而抱得更紧了。

 

“为什么要我把你当成疯子?做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紧张?放松一些。”说着,胡军也逐渐放松了自己的力量。

刘烨听着耳边人的说话,放弃了挣扎,他的确活的太累了,每一天,都仿佛要和自己的命运摔跤。

来回博弈的过程中,他觉得自己精疲力竭。

感觉到对方不再那么紧绷了,胡军便放开了他,说:“我以前读过行为心理学,其实被人拥抱,是会增强安全感的,希望我的举动没有吓到你。”说完,胡军就退出了房间,留刘烨一个人在屋里换衣服。
———— 

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一切都是熟悉的感觉。

 

胡军没有变,他还是爱粗线条的东西,摆设看似很随意,却都有舒服的棱角。

屋里的配色那么温暖,让人想要永久的居住下去,而不是匆匆的过客。

一踏进这里,刘烨就抑制不住想要流泪,胡军的拥抱更是让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紧绷着的弦,啪的一声断裂了。

如果胡军在离开卧室的时候走到前面看看自己,一定会诧异他脸上的泪痕。

刘烨在重生的那一天,便告诉自己,在这一辈子里,自己和胡军一定不会有交集。

他不会任由错误的故事展开,重新走向毁灭。

上一世里,或是另一个平行空间里,两个人都被爱情折磨的伤痕累累。

误解,伤害,离别,永别。

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让人心碎的呢?

也许是累了,当他醒来发现自己重新返回到了18岁的时候,刘烨却觉得这是上天对他的又一次的惩罚。

在接受上天的玩笑之后,刘烨很长时间都睡不好,终于有一天,他想通了。

这一次,他要将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可以选择,永远的避开他。”这个念头就这么出现了。

刘烨拒绝了去当演员,他老老实实的读书,上了一所普通的省重点大学,努力的攒钱,出国深造,学习室内设计。

选择权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命运却掌握在上帝手中。

他忘不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胡军这样一个人的事实。

一开始,只是想胡军是不是还会当演员,后来知道对方当了演员,便忍不住的想知道更多。

在国外看完《东宫西宫》,刘烨全程都抑制不住的流泪,他的感性仿佛因为重生而加了倍。

他脆弱的像是秋天的叶子,轻轻摇晃一下枝干,便刷拉啦的掉落下来。

这一辈子,他不再是明星刘烨,他只是个普通人。

对他来说,胡军与他之间不只是十岁的差距,更是有着普通人与公众人物的距离。

终于等到记忆中《蓝宇》出现的那一年,但这部电影却迟迟没有出现。

刘烨疑惑的等着,终是毫无结果。

后来看关锦鹏的采访,他才知道,由于蓝宇这个角色没有挑选中适合的演员,便夭折了。

没有《蓝宇》的电影界依旧转动着,这一世,胡军没有了同志情人的头衔,他却成为了大众情人。

很多女人都对他这一类男人情有独钟。

但胡军的感情生活却依旧不是一帆风顺。

刘烨曾经喜欢一首歌,叫《当爱已成往事》,里面有一句词,

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

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真的会不同吗?

没有我,胡军的人生真的会不同吗?

当刘烨在报纸上读到胡军退出演艺圈,开始创办公司的时候,刘烨苦笑了一下。

当刘烨在网上看到胡军与妻子离婚的消息,更是心里不是滋味。

那个空间里,离婚对于胡军来说,像是刀架在脖子上一样。

而这一空间里,他却能轻轻松松的摆脱婚姻。

真是莫大的讽刺。

另一个空间里,两个人在激情褪去的时候,总在现实面前给彼此带来负罪感。

刘烨的固执也让胡军吃够了苦头。

当他发现胡军对他的耐心渐渐被消磨殆尽,最后竟说出:“我胡军真是犯贱,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刘烨冷哼一声,是呀,我这样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你喜欢上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如今我又是什么样子?

如果初次相遇我便是现在的样子了,你还会爱我吗?

刘烨一度憎恨自己像小人一样猜忌,后来他才知道,猜忌是任何一个正爱着的人都会犯的毛病。

因为太爱了,很多东西就变沉重了,什么都感觉到不满足。

尤其是这段感情原本就没有什么保障,一旦有一天散了,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重生在这个空间里,他已经做好了永世不相见的准备,哪知因为一次在街上遇见胡军,便鬼使神差地压低了帽檐,跟了上去。

想起那天,他的手心还是会出汗。

近在咫尺的爱人,差点断魂车下,自己怎么可能冷眼旁观。

那一把拉过的力量,让刘烨意识到,自己犯了规,自己竟然触碰了他。

转身慌忙的逃走是最好的选择。

命运就是喜欢捉弄人,上一辈子彼此躲来躲去,这一辈子却发现躲也躲不开。

刘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闻着衣服上清新的味道,强行压下了那些纷扰的情绪。

 

那天晚上,他坐在胡军家里的沙发上,看着胡军几次出神,大眼睛里的冷和暖却同时吸引着胡军的视线。

他听着刘烨的声音,看着刘烨的眉眼,心里有一阵悸动,难以言说。

在过去的岁月里,胡军一直觉得自己在寻找着什么。

他一边寻觅着一边向前走,磕磕绊绊,却简简单单。

别看胡军平时大大咧咧的仿佛潇洒的不得了,其实他是个心思极其缜密的人。

他活的很明白,这明白却让他觉得每个人生阶段都缺少几分刺激。

说个不好听的话,就像前妻离开他时候说的那句:“胡军,你这人真是有点欠虐,好好的日子总是不知道满足。还说什么修生养性?我看你呀,拜一千一万次佛,佛也平息不了你内心的那些欲望。”

对呀,什么是欲望,什么又是爱呢?

爱情真的是永恒的吗?

睡不着的时候,他常常盯着天花板看,天花板里有爱情吗?也许有,但他一直都没有找到。

激情可以退却,想要追求激情的心却很难平息。

离婚这几年,他想,单身是好呀,可以心无所系的追求自己想要的。可是想要什么,却迟迟没有找到答案。

何冰说:“这是因为,你有一脑袋浪漫的想法,却找不到想要给予浪漫的人,这不瞎折腾吗?”

转眼,快半辈子了,自己走过的路自己都不想回头看,但前途却朦胧的有些骇人。

 

那天晚上,刘烨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给胡军的新家提出了几点很有价值的建议,这些建议极其公式化,没有什么人文关怀。

 

胡军看着他说:“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一个特别无情,没有生活情趣的人?为什么你的每点建议都这么条条框框的。”

“因为我不了解你。”刘烨看着他的眼睛说。

“我可以让你了解我,只要你给我这个机会。”胡军也盯着他说。

 

连何冰都感觉到两个人奇怪的气场,走的时候愣了半天,才吐出一句,“不是吧你,胡军儿。”

老朋友是懂他的,懂他的动情,懂他的意图。

何冰无奈的耸耸肩膀,只能在心里说服自己,这胡军现在才发现自己好这一口儿,是不是有点晚了?

 

再见面,是两周之后了,胡军要了刘烨的电话,却第一次拨通它。

 

在这两周里,刘烨的心也一直悬着,他怕电话响,心里却有着隐隐的盼望着。

胡军电话里的声音依旧充满磁性,刘烨一边听着,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

他真的会像另一个空间里那样,喜欢上我吗?

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胡军曾向刘烨表白过自己是什么时候对他有感觉的。

他说:“试戏的时候,你头发乱糟糟的,往我怀里一扎,我就来感觉了。”

那时候刘烨还笑话他说:“没想到你是这种师哥!那时候,我正慌着呢,你却对我有,有那种感觉!。”

“感觉又不是我能预测的,就那么来了,就那么栽到你手里,你说怎么办吧。”

 

想到这里,刘烨唇角微微上扬着,仿佛自己仍然身处那段令人心神摇荡的爱情中。

 

胡军约刘烨去了公园,刘烨心里想,大冬天这么喜欢逛公园,也只有他了。

 

两人曾经因为试戏,练台词,经常去附近的公园走走。

 

还记得拍《蓝宇》雪地的戏,他呼着白气,靠着他的肩膀,光天化日之下,享受两个人的浪漫,这是他们在之后的岁月中再也没有感受过的。

 

《蓝宇》之后他们都红了,看着他们的有爱慕的目光,有嫉妒的目光,也有窥探的目光。

你侬我侬只能在酒店或者人烟稀少的地方,因为爱着,所以那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当一切都成为了负担,什么都附加了伤害。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是不是太冷了?”胡军看着刘烨说。

“想好多事情。”刘烨脱口而出。

 

也许是记忆让他觉得自己与胡军并不是陌生人,所以回话的时候没有经过思索,便回答的像是已经相识许久的老友一般。

胡军愣了一下,说:“看来,你并不认生,那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呀?”

刘烨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立马低着头说:“想你干什么?”

“想我说的那句话呀。我上次不是说了嘛,想让你更了解我一些。”

胡军说着拍了一下刘烨的肩膀说:“我们坐那里去。”

两人坐在长椅上 ,看着已经消融的雪,都没有再说话。

风还是有些冻的,刘烨感觉自己的嘴唇都有些僵硬了。

沉默了许久,刘烨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你是不是感觉我特别的奇怪?”

“怎么会,我是感觉自己挺怪的。不瞒你说,这两个星期,我每天都会想到你。明明我们才刚认识,根本不熟。”胡军轻笑一声。

刘烨听完对方说的话,低着头,睫毛在阳光下毛绒绒的。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刘烨说。

“好,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只要不是鬼故事就成。”胡军乐了。

“我曾经有一个恋人,我们相差十岁,而且我们都是男人。”

 

故事的开头,就让胡军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没有打断他,继续聆听着。

 

“他,可能算是我的初恋吧。反正在这之前我从没有那种心快要从胸口跳出来的感觉。”

 

“我们认识那会儿,对于彼此来说,都是个意外。他有老婆,我也有个小女朋友,结果,一切都乱了。”

“我不知道,也许我们都属于喜新厌旧的人?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对老婆和女朋友都失去了感觉,而一旦看见对方,就忍不住想要靠近一点。”

 

“你也知道的,男人是情欲和肉欲的动物。我们对彼此都有冲动,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仅仅只是抱着亲吻着,其他什么都没做。”说到这里,刘烨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也许是不敢做吧,总怕如果逾越了界限,一切就都毁了。”

 

“那个时候,我刚刚有点成就,他怕他毁了我,其实我也怕毁了他。”

 

“确定了这种情感,两人都不太敢长时间的看着对方,因为一旦对上了,就粘粘糊糊的分不开了,旁边的人只要没瞎,都看得出我们两个有事儿。”

 

“其实吧,我们后来都懂了,欲望这东西是不能压制的。不是最近有首歌,里面有句词儿“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你压的越狠反弹的就越大。”

“后来我们终是逾越了那根警戒线,那一瞬间,谁还管得了其他,把那些敢做不敢做的事情都做了个遍。”

 

听到这里,胡军的眉头舒展开了,他觉得人一辈子能遇见自己真正有着强烈欲望想要拥有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

 

这一点刘烨比自己幸运。

 

自己寻找了大半辈子都还没有找到让他彻底燃烧激情的那个人呢。

 

他有些嫉妒,嫉妒那个抱着刘烨为所欲为的人,让这双美丽的眼睛注视着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可能,冲动之后,该来的惩罚就不期而至了。我们认识那会儿,他老婆就怀孕了,他说他懵了,根本没做好准备要孩子。结果我们就面临一个难题,他,是不可能离婚的。”

 

“为什么不可以?其实拖太久大家都苦。”胡军打断刘烨的话,不满的说道。

 

听着胡军这样说,刘烨恍惚了一下,对呀,那时候的你是不懂这个道理的。

 

“人有时候可能没有自己想象中坚强。他虽然不离婚,他是为家庭为父母考虑更多一些,其实也算是一种担当吧。”刘烨摇摇头说。

 

“在你眼中,他做什么都值得原谅?”胡军扭过头去问。

 

刘烨抬起眼睛,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我从小就是个感性的人,以前觉得这感性没什么不好,那个时候流行文艺青年这一类型的。伤春悲秋一下儿,觉得挺有诗意的。但是事实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我们因为这些有了隔阂,分开那段时间,我忙我的,他忙他的,都在一个中国,甚至大部分时间在一个城市,但我们还是想尽各种办法,躲着。”

 

“躲得累了,就哭一鼻子,然后接着躲,现在想想跟傻瓜没两样。”

 

“那段时间,我特别自卑,觉得自己爱上一个男人,做了第三者,还不要脸的想要天长地久,否则就要死要活的,真的特别矫情。”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又想通了。人生是自己的,为什么要亏待自己?一个巴掌可拍不响,这段感情再不堪,也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

 

“再后来,我们开始偷情。”说到这里,刘烨哽咽了一下,“一偷偷了几年,吵也吵,爱也爱,结果还是被发现了。”

 

“他老婆从没有和我单独谈过,但我感受得到她对我的态度,绝对是瞧不起我们这种关系的。”

 

“偷情那段时间,我精神很紧张,虽然他会安慰我说,出了事情,刚好离婚走人,“可是这句话挺没谱儿的,即使离了婚,他真的能和我在一起吗?”

 

“你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性格,真挺要命的。”胡军长出一口气说。

 

“他也说过这句话,但是我性格就是怪,没办法。”

 

“后来事情闹大了,他的父母集体出现,对我们俩的事坚决反对。”

“我一气之下,和他分手了,我觉得既然不能做到彻底的洒脱,就干脆点。快刀斩乱麻,我就这么走了,他看着我这么坚决,便没有再追过来。男人的自尊心才是最要命的,我伤了他的自尊心,他怎么可能当没事一样继续纠缠我。”

 

说到这里,刘烨沉默了许久,沉默到胡军脑子里都是他们在一起甜蜜或者痛苦的画面。

 

忍不住了,胡军开口问:“后来呢?”

 

“后来就真的是鬼故事了。”刘烨淡淡的说。

 

胡军想笑笑,但却笑不出来,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刘烨的暮气沉沉是有原因的,他明明才三十出头,正是小伙子寻找人生之路充满激情的时候,他却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刻骨的疲惫感。

 

如果是一段失败的恋情导致的,他愿意将他从痛苦中拯救出来,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

 

“你真的要听吗?”刘烨的眼睛像是一潭深水,“其实后面的故事真的就是故事了,也可以说更像是我的想象吧。”

 

“分手之后,我几乎整夜的失眠。那时候我觉得每过一夜,灵魂就被抽走了一些。我几乎将自己活成他的样子,但唯独缺少他的自信。”

 

“我抽很多烟,喝很多酒,吃很多药,妄图将自己彻底的从这段感情中抽离出来。可是事与愿违,我想见他,想抱他,想吻他,这些都快要将我折磨疯了。”

 

“有一天晚上,我喝多了,但是眼睛盯着黑洞洞的天花板,却睡不着。我很渴,嗓子里都是酒精的味道。”刘烨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手指用力的按着长椅的边缘,都泛白了。

 

胡军注意到了这一点,便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很暖,刘烨被这双手拽回了现实世界,任由对方握住,他甚至弯曲了指关节,捏了一下胡军的手,仿佛唯恐这一切都是幻觉。

“我坐起身来,想抽支烟,却发现没有火。便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我看了眼窗外,因为我有些近视,模模糊糊的灯光,像是光晕一样,挺美的。”

 

这样的刘烨让胡军十分心疼,他有点憎恶那个伤了刘烨的男人了。

 

“我想哭,但又厌弃自己这种懦弱的情绪。于是我拿出了几颗安眠药,那种东西,那段时间我没怎么吃过了,那一天是实在很难受,才会去吃的,绝对不是。。绝对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胡军明白了刘烨后面要说的是什么,他伸出胳膊,搂住了他,以安抚对方的情绪。

 

绝对不是自杀。

 

他说不出口,也许那一刻他有想过干脆死了算了,但他否认这一点。

 

深呼吸了几下,刘烨的声音有些颤抖:“吞了药片,我重新回到床上,昏昏沉沉的时候,我脑海里有个固执的念头,如果一切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这么度过。”

 

“那个念头,想了一遍又一遍,像是咒语一样。”

“当我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躺在老家的老房子里,像是个梦,一个过于真实的梦,那一年我高三。”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胡军沉默了,他搂在刘烨肩膀上的手臂渐渐僵住了。

 

渐渐的,渐渐的,他的手臂又倾注了力量,他用力搂着他,让刘烨的身体紧靠着自己。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依偎着彼此,直到夕阳染红了天际。

 

一切那么的不真实,一切却又那么的触手可及。

====

end

这个故事到这里,我想懂得人自然懂,不懂得人,我只能说声抱歉。

每个人都想着,重来一次会不会改变命运,我想对于真正爱着的人,即使重来一千万次,也会找回原先的感觉。

这就是宿命般的爱吧。

 

评论(1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