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惊情(四)

这一章会有点虐,大家hold住了。

=================================

“我曾经有一个恋人,我们相差十岁,而且我们都是男人。”

 

故事的开头,就让胡军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没有打断他,继续聆听着。

 

“他,可能算是我的初恋吧。反正在这之前我从没有那种心快要从胸口跳出来的感觉。”

 

“我们认识那会儿,对于彼此来说,都是个意外。他有老婆,我也有个小女朋友,结果,一切都乱了。”

“我不知道,也许我们都属于喜新厌旧的人?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快对老婆和女朋友都失去了感觉,而一旦看见对方,就忍不住想要靠近一点。”

 

“你也知道的,男人是情欲和肉欲的动物。我们对彼此都有冲动,但是很长一段时间,我们仅仅只是抱着亲吻着,其他什么都没做。”说到这里,刘烨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也许是不敢做吧,总怕如果逾越了界限,一切就都毁了。”

 

“那个时候,我刚刚有点成就,他怕他毁了我,其实我也怕毁了他。”

 

“确定了这种情感,两人都不太敢长时间的看着对方,因为一旦对上了,就粘粘糊糊的分不开了,旁边的人只要没瞎,都看得出我们两个有事儿。”

 

“其实吧,我们后来都懂了,欲望这东西是不能压制的。不是最近有首歌,里面有句词儿“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你压的越狠反弹的就越大。”

“后来我们终是逾越了那根警戒线,那一瞬间,谁还管得了其他,把那些敢做不敢做的事情都做了个遍。”

 

听到这里,胡军的眉头舒展开了,他觉得人一辈子能遇见自己真正有强烈想要拥有的人,是非常不容易的。

 

这一点刘烨比自己幸运。

 

自己寻找了大半辈子都还没有找到让他彻底燃烧激情的那个人呢。

 

他有些嫉妒,嫉妒那个抱着刘烨为所欲为的人,让这双美丽的眼睛注视着的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可能,冲动之后,该来的惩罚就不期而至了。我们认识那会儿,他老婆就怀孕了,他说他懵了,根本没做好准备要孩子。结果我们就面临一个难题,他,是不可能离婚的。”

 

“为什么不可以?其实拖太久大家都苦。”胡军打断刘烨的话,不满的说道。

 

听着胡军这样说,刘烨恍惚了一下,对呀,那时候的你是不懂这个道理的。

 

“人有时候可能没有自己想象中坚强。他虽然不离婚,他是为家庭为父母考虑更多一些,其实也算是一种担当吧。”刘烨摇摇头说。

 

“在你眼中,他做什么都值得原谅?”胡军扭过头去问。

 

刘烨抬起眼睛,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我从小就是个感性的人,以前觉得这感性没什么不好,那个时候流行文艺青年这一类型的。伤春悲秋一下儿,觉得挺有诗意的。但是事实上,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我们因为这些有了隔阂,分开那段时间,我忙我的,他忙他的,都在一个中国,甚至大部分时间在一个城市,但我们还是想尽各种办法,躲着。”

 

“躲得累了,就哭一鼻子,然后接着躲,现在想想跟傻瓜没两样。”

 

“那段时间,我特别自卑,觉得自己爱上一个男人,做了第三者,还不要脸的想要天长地久,否则就要死要活的,真的特别矫情。”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又想通了。人生是自己的,为什么要亏待自己?一个巴掌可拍不响,这段感情再不堪,也不是我一个人造成的。”

 

“再后来,我们开始偷情。”说到这里,刘烨哽咽了一下,“一偷偷了几年,吵也吵,爱也爱,结果还是被发现了。”

 

“他老婆从没有和我单独谈过,但我感受得到她对我的态度,绝对是瞧不起我们这种关系的。”

 

“偷情那段时间,我精神很紧张,虽然他会安慰我说,出了事情,刚好离婚走人,“可是这句话挺没谱儿的,即使离了婚,他真的能和我在一起吗?”

 

“你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性格,真挺要命的。”胡军长出一口气说。

 

“他也说过这句话,但是我性格就是怪,没办法。”

 

“后来事情闹大了,他的父母集体出现,对我们俩的事坚决反对。”

“我一气之下,和他分手了,我觉得既然不能做到彻底的洒脱,就干脆点。快刀斩乱麻,我就这么走了,他看着我这么坚决,便没有再追过来。男人的自尊心才是最要命的,我伤了他的自尊心,他怎么可能当没事一样继续纠缠我。”

 

说到这里,刘烨沉默了许久,沉默到胡军脑子里都是他们在一起甜蜜或者痛苦的画面。

 

忍不住了,胡军开口问:“后来呢?”

 

“后来就是鬼故事了。”刘烨淡淡的说。

 

胡军想笑笑,但却笑不出来,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刘烨的暮气沉沉是有原因的,他明明才三十出头,正是小伙子寻找人生之路充满激情的时候,他却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刻骨的疲惫感。

 

如果是一段失败的恋情导致的,他愿意将他从痛苦中拯救出来,不管要付出什么代价。

 

“你真的要听吗?”刘烨的眼睛像是一潭深水,“其实后面的故事真的就是故事了,更像是我的想象吧。”

 

“分手之后,我几乎整夜的失眠。那时候我觉得每过一夜,灵魂就被抽走了一些。我几乎将自己活成他的样子,但唯独缺少他的自信。”

 

“我抽很多烟,喝很多酒,吃很多药,妄图将自己彻底的从这段感情中抽离出来。可是事与愿违,我想见他,想抱他,想吻他,这些都快要将我折磨疯了。”

 

“有一天晚上,我喝多了,但是眼睛盯着黑洞洞的天花板,却睡不着。我很渴,嗓子里都是酒精的味道。”刘烨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手指用力的按着长椅的边缘,都泛白了。

 

胡军注意到了这一点,便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很暖,刘烨被这双手拽回了现实世界,任由对方握住,他甚至弯曲了指关节,捏了一下胡军的手,仿佛唯恐这一切都是幻觉。

“我坐起身来,想抽支烟,却发现没有火。便去厨房给自己倒杯水,我看了眼窗外,因为我有些近视,模模糊糊的灯光,像是光晕一样,挺美的。”

 

这样的刘烨让胡军十分心疼,他有点憎恶那个伤了刘烨的男人了。

 

“我想哭,但又厌弃自己这种懦弱的情绪。于是我拿出了几颗安眠药,那种东西,那段时间我没怎么吃过了,那一天是实在很难受,才会去吃的,绝对不是。。绝对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胡军明白了刘烨后面要说的是什么,他伸出胳膊,搂住了他,以安抚对方的情绪。

 

绝对不是自杀。

 

他说不出口,也许那一刻他有想过干脆死了算了,但他否认这一点。

 

深呼吸了几下,刘烨的声音有些颤抖:“吞了药片,我重新回到床上,昏昏沉沉的时候,我脑海里有个固执的念头,如果一切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再这么度过。”

 

“那个念头,想了一边又一遍,像是咒语一样。”

“当我睁开眼睛,我发现,自己躺在老家的老房子里,像是个梦,一个过于真实的梦,那一年我高三。”

 

故事到这里戛然而止,胡军沉默了,他搂在刘烨肩膀上的手臂渐渐僵住了。

 

渐渐的,他的手臂又倾注了力量,他搂着他,让刘烨的身体靠着自己。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依偎着彼此,直到夕阳染红了天际。

 

一切那么的不真实,一切却又那么的触手可及。

====

这个故事到这里,我想懂得人自然懂,不懂得人,我只能说声抱歉。

每个人都想着,重来一次会不会改变命运,我想对于真正爱着的人,即使重来一千万次,也会找回原先的感觉。

这就是宿命般的爱吧。

 

评论(1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