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惊情(三)

另一个空间里,两个人在激情褪去的时候,总在现实面前给彼此带来负罪感。

刘烨的固执也让胡军吃够了苦头。

当他发现胡军对他的耐心渐渐被消磨殆尽,最后竟说出:“我胡军真是犯贱,喜欢上你这样的人。”

刘烨冷哼一声,是呀,我这样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你喜欢上我的时候我是什么样子?如今我又是什么样子?

如果初次相遇我便是现在的样子了,你还会爱我吗?

刘烨一度憎恨自己像小人一样猜忌,后来他才知道,猜忌是任何一个正爱着的人都会犯的毛病。

因为太爱了,很多东西就变沉重了,什么都感觉到不满足。

尤其是这段感情原本就没有什么保障,一旦有一天散了,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重生在这个空间里,他已经做好了永世不相见的准备,哪知因为一次在街上遇见胡军,便鬼使神差地压低了帽檐,跟了上去。

想起那天,他的手心还是会出汗。

近在咫尺的爱人,差点断魂车下,自己怎么可能冷眼旁观。

那一把拉过的力量,让刘烨意识到,自己犯了规,自己竟然触碰了他。

转身慌忙的逃走是最好的选择。

命运就是喜欢捉弄人,上一辈子彼此躲来躲去,这一辈子却发现躲也躲不开。

刘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闻着衣服上清新的味道,强行压下了那些纷扰的情绪。

 

那天晚上,他坐在胡军家里的沙发上,看着胡军几次出神,大眼睛里的冷和暖却同时吸引着胡军的视线。

他听着刘烨的声音,看着刘烨的眉眼,心里有一阵悸动,难以言说。

在过去的岁月里,胡军一直觉得自己在寻找着什么。

他一边寻觅着一边向前走,磕磕绊绊,却简简单单。

别看胡军平时大大咧咧的仿佛潇洒的不得了,其实他是个心思极其缜密的人。

他活的很明白,这明白却让他觉得每个人生阶段都缺少几分刺激。

说个不好听的话,就像前妻离开他时候说的那句:“胡军,你这人真是有点欠虐,好好的日子总是不知道满足。还说什么修生养性?我看你呀,拜一千一万次佛,佛也平息不了你内心的那些欲望。”

对呀,什么是欲望,什么又是爱呢?

爱情真的是永恒的吗?

睡不着的时候,他常常盯着天花板看,天花板里有爱情吗?也许有,但他一直都没有找到。

激情可以退却,想要追求激情的心却很难平息。

离婚这几年,他想,单身是好呀,可以心无所系的追求自己想要的。可是想要什么,却迟迟没有找到答案。

何冰说:“这是因为,你有一脑袋浪漫的想法,却找不到想要给予浪漫的人,这不瞎折腾吗?”

转眼,快半辈子了,自己走过的路自己都不想回头看,但前途却朦胧的有些骇人。

 

那天晚上,刘烨凭着自己的专业知识,给胡军的新家提出了几点很有价值的建议,这些建议极其公式化,没有什么人文关怀。

 

胡军看着他说:“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一个特别无情,没有生活情趣的人?为什么你的每点建议都这么条条框框的。”

“因为我不了解你。”刘烨看着他的眼睛说。

“我可以让你了解我,只要你给我这个机会。”胡军也盯着他说。

 

连何冰都感觉到两个人奇怪的气场,走的时候愣了半天,才吐出一句,“不是吧你,胡军儿。”

老朋友是懂他的,懂他的动情,懂他的意图。

何冰无奈的耸耸肩膀,只能在心里说服自己,这胡军现在才发现自己好这一口儿,是不是有点晚了?

 

再见面,是两周之后了,胡军要了刘烨的电话,却第一次拨通它。

 

在这两周里,刘烨的心也一直悬着,他怕电话响,心里却有着隐隐的盼望着。

胡军电话里的声音依旧充满磁性,刘烨一边听着,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

他真的会像另一个空间里那样,喜欢上我吗?

因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胡军曾向刘烨表白过自己是什么时候对他有感觉的。

他说:“试戏的时候,你头发乱糟糟的,往我怀里一扎,我就来感觉了。”

那时候刘烨还笑话他说:“没想到你是这种师哥!那时候,我正慌着呢,你却对我有,有那种感觉!。”

“感觉又不是我能预测的,就那么来了,就那么栽到你手里,你说怎么办吧。”

 

想到这里,刘烨唇角微微上扬着,仿佛自己仍然身处那段令人心神摇荡的爱情中。

 

胡军约刘烨去了公园,刘烨心里想,大冬天这么喜欢逛公园,也只有他了。

 

两人曾经因为试戏,练台词,经常去附近的公园走走。

 

还记得拍《蓝宇》雪地的戏,他呼着白气,靠着他的肩膀,光天化日之下,享受两个人的浪漫,这是他们在之后的岁月中再也没有感受过的。

 

《蓝宇》之后他们都红了,看着他们的有爱慕的目光,有嫉妒的目光,也有窥探的目光。

你侬我侬只能在酒店或者人烟稀少的地方,因为爱着,所以那时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可当一切都成为了负担,什么都附加了伤害。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是不是太冷了?”胡军看着刘烨说。

“想好多事情。”刘烨脱口而出。

 

也许是记忆让他觉得自己与胡军并不是陌生人,所以回话的时候没有经过思索,便回答的像是已经相识许久的老友一般。

胡军愣了一下,说:“看来,你并不认生,那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呀?”

刘烨才反应过来自己失态了,立马低着头说:“想你干什么?”

“想我说的那句话呀。我上次不是说了嘛,想让你更了解我一些。”

胡军说着拍了一下刘烨的肩膀说:“我们坐那里去。”

两人坐在长椅上 ,看着已经消融的雪,都没有再说话。

风还是有些冻的,刘烨感觉自己的嘴唇都有些僵硬了。

沉默了许久,刘烨的声音有些颤抖的说:“你是不是感觉我特别的奇怪?”

“怎么会,我是感觉自己挺怪的。不瞒你说,这两个星期,我每天都会想到你。明明我们才刚认识,根本不熟。”胡军轻笑一声。

刘烨听完对方说的话,低着头,睫毛在阳光下毛绒绒的。

“那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刘烨说。

“好,我最喜欢听故事了,只要不是鬼故事就成。”胡军乐了。

评论(1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