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惊情 part2

刘烨这个名字仿佛在什么时候听说过,异常地熟悉。胡军盯着他想。

 

也许真像何冰说的那样,既然是有名的设计师,那可能是在报纸杂志或者开车的时候在广播中听到过吧。

 

刘烨拘谨的站着,尴尬的气氛让四个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我想还是快点处理衣服的事情比较好,不如咱们四个移步去我那里谈吧,刚好可以换身衣服。”胡军说。

 

“好,就这么办。”何冰说:“刘烨,对不起啊,哥真是不小心,反正这里离他家不远,我们就穿过街到他那里去得了。”

 

何俏俏也拉着刘烨,气不打一处来的对何冰说:“你看看你,这杯酒可泼的狠,你这杯子倒的也太满了吧。”

 

刘烨一脸的不情愿,可是看三人都似乎同意这个提议,也不好说什么,便轻轻的点了下头。

 

到了胡军的家,何冰带着何俏俏率先进了门,刘烨却在门口停着,就是不迈腿。

 

胡军倚在墙边看着刘烨古怪的行为,也有些疑惑。

 

也许是感觉到自己的行为给别人造成了困扰,刘烨终于跨步进了门,他的胸腔明显的起伏了一下,仿佛做了一次深呼吸。

 

以为刘烨找换的衣服为理由,胡军带着刘烨走到自己的卧室里。

 

终于两个人独处了,胡军一边为刘烨拿衣服,一边说:“咱们两个,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吧?其实我今天拦住你,是想对你说声谢谢,要不是你,我这会儿可能就会在重症监护室了吧。”

 

刘烨依旧低着头沉默,半天才说了一句:“没什么,看着有危险,别人也会出手拉一把的。”

 

“原来你记得呀,我是知道你们这些搞设计的艺术家,都有点怪怪的,但是你一看见我就跑,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实在是想不通。”胡军故作轻松的问刘烨。

 

又是长久的沉默,当刘烨抬起头,胡军从他眼里却看到了氤氲的水气。

 

“我可以不回答吗?”刘烨扭头,看着床头的灯。

 

“你知道吗?我这半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好奇过,像是猫挠心一样,每次看见你,你都躲得飞快,我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仿佛我真的伤害过你一样,让你见到我就躲着我。”

 

“就当我是个疯子吧。”刘烨接过他手里的衣服,转过身再次背对着他说。

 

看着刘烨的背影,胡军觉得自己像是着了魔一样,一步步走上前去,忽然从后面抱住了他。

 

这个举动,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感觉到刘烨的挣扎,胡军反而抱得更紧了。

 

“为什么要我把你当成疯子?做人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紧张?放松一些。”说着,胡军也逐渐放松了自己的力量。

刘烨听着耳边人的说话,放弃了挣扎,他的确活的太累了,每一天,都仿佛要和自己的命运摔跤。

来回博弈的过程中,他觉得自己精疲力竭。

感觉到对方不再那么紧绷了,胡军便放开了他,说:“我以前读过行为心理学,其实被人拥抱,是会增强安全感的,希望我的举动没有吓到你。”说完,胡军就退出了房间,留刘烨一个人在屋里换衣服。
————

 

刘烨视角

————————

 

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一切都是熟悉的感觉。

 

胡军没有变,他还是爱粗线条的东西,摆设看似很随意,却都有舒服的棱角。

屋里的配色那么温暖,让人想要永久的居住下去,而不是匆匆的过客。

一踏进这里,刘烨就抑制不住想要流泪,胡军的拥抱更是让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紧绷着的弦,啪的一声断裂了。

如果胡军在离开卧室的时候走到前面看看自己,一定会诧异他脸上的泪痕。

刘烨在重生的那一天,便告诉自己,在这一辈子里,自己和胡军一定不会有交集。

他不会任由错误的故事展开,重新走向毁灭。

上一世里,或是另一个平行空间里,两个人都被爱情折磨的伤痕累累。

误解,伤害,离别,永别。

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让人心碎的呢?

也许是累了,当他醒来发现自己重新返回到了18岁的时候,刘烨却觉得这是上天对他的又一次的惩罚。

在接受上天的玩笑之后,刘烨很长时间都睡不好,终于有一天,他想通了。

这一次,他要将主动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我可以选择,永远的避开他。”这个念头就这么出现了。

刘烨拒绝了去当演员,他老老实实的读书,上了一所普通的省重点大学,努力的攒钱,出国深造,学习室内设计。

选择权可以掌握在自己手中,但命运却掌握在上帝手中。

他忘不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胡军这样一个人的事实。

一开始,只是想胡军是不是还会当演员,后来知道对方当了演员,便忍不住的想知道更多。

在国外看完《东宫西宫》,刘烨全程都抑制不住的流泪,他的感性仿佛因为重生而加了倍。

他脆弱的像是秋天的叶子,轻轻摇晃一下枝干,便刷拉啦的掉落下来。

这一辈子,他不再是明星刘烨,他只是个普通人。

对他来说,胡军与他之间不只是十岁的差距,更是有着普通人与公众人物的距离。

终于等到记忆中《蓝宇》出现的那一年,但这部电影却迟迟没有出现。

刘烨疑惑的等着,终是毫无结果。

后来看关锦鹏的采访,他才知道,由于蓝宇这个角色没有挑选中适合的演员,便夭折了。

没有《蓝宇》的电影界依旧转动着,这一世,胡军没有了同志情人的头衔,他却成为了大众情人。

很多女人都对他这一类男人情有独钟。

但胡军的感情生活却依旧不是一帆风顺。

刘烨曾经喜欢一首歌,叫《当爱已成往事》,里面有一句词,

为何你不懂,只要有爱就有痛,

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

真的会不同吗?

没有我,胡军的人生真的会不同吗?

当刘烨在报纸上读到胡军退出演艺圈,开始创办公司的时候,刘烨苦笑了一下。

当刘烨在网上看到胡军与妻子离婚的消息,更是心里不是滋味。

那个空间里,离婚对于胡军来说,像是刀架在脖子上一样。

而这一空间里,他却能轻轻松松的摆脱婚姻。

真是莫大的讽刺。

————
不知道大家对于这样的故事感觉怎么样

评论(2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