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惊情

这是个架空所有的故事,有一点宿命论,有点虐,做好心理准备。

 

四章完结吧

 

由于涉及真人,谢绝任何形式的转载

==================================

 

 

胡军离婚以后,生活似乎没有什么激情可言了。

 

繁忙的工作,让他觉得自己独自一个,即使明天忽然离世,也不会掀起什么波澜。

 

直到遇见那个男人。

 

第一次遇见,是下班一个人走在街头,将要过马路的时候。

 

那个男人压低着帽子,个头很高,肩膀却不宽,背微微的驼着,仿佛很冷似的。

 

一开始并未引起胡军的注意,直到有车呼啸而过,那个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的向后扯了那么一下,救了他一命。

 

意外来的太突然,胡军还未平息因受惊的心跳,就见那男人已经调转头,跑着离开了。

 

再次遇见那个男人,他的帽檐微微抬起来了,穿着深蓝色的T恤,可是带着口罩。

 

胡军一眼认定就是他,他追上去,想要道谢,从后面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男人回过头,那双眼睛让胡军瞬间忘记了自己追上去的理由。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呢?睫毛很长,眼睛很大,却在看见自己的时候溢满了悲伤。

 

这双仿佛在哭泣的眼睛,让胡军呆立许久,直到回过神来,那男人又逃开了。

 

站在家里的阳台上,夕阳红彤彤的,美的仿佛就像是在梦中一样。胡军吞吐着烟圈,心事重重。

 

他是谁?我见过他吗?他为什么每次看到我,就躲着我?

 

手机铃声是一首老歌,悠悠扬扬的,唤醒了思考中的胡军。

 

电话的另一头有些吵杂 

 

胡军,你真的就打算这么死气沉沉的过下半辈子呢?今天必须来,清净太久容易阳痿,你知道吗?

 

你小子怎么说话呢?欠揍呀!

 

胡军听见发小的声音,嘴角微微上扬。

 

什么叫我欠揍?我们哥几个都担心你担心的睡不着觉。快来,今天有好节目。

 

什么好节目?你甭骗我,我可不吃那一套

 

哎呀,你来不来?不来一会儿我上你那儿去堵你去。

 

别别,还是我自己去吧。每次你来,我收拾屋子都得废老劲儿了。

 

挂了电话,胡军抖了抖烟灰,将烟头用大拇指和食指碾灭了。

年轻的时候,他就喜欢这么干。那时候觉得自己这么做简直男人极了,酷的吸引了一群小姑娘。

 

没想到时间久了,就变成习惯了。拇指上的茧子也让他再也没有了痛感。

 

这个动作成为青春岁月的遗物,变得毫无意义了。

 

帝都一到了夜晚,便显得不那么阴沉了,因为哪里的夜都是一样的,有了灯光的衬托,旖旎了不少。

 

酒吧的灯光柔和的打在脸上,年龄被模糊了,距离被模糊了,甚至性别都被模糊了。

 

何冰隔着三个桌子正对着胡军打招呼,手高高的抬起,脸上带着笑。

 

看见老朋友,胡军的精神得到了放松,也给予回应,快速的穿过人群,走了过去。

 

“怎么样,这儿的环境?”对方嬉皮笑脸的问他。

 

“嗐,能怎样儿呀,就这样呗,现在哪儿都一样,黑咕隆咚的。看你像鬼一样。”胡军坐下,喝了口柠檬水,酸的一激灵。

 

“能不开损不?这地方,你抬眼看看,这是一般的地儿能比的?看看这装修,看看这地砖,再看看这儿的美女俊男!”何冰比划着说。

 

胡军早就发现,这装修挺讲究的,色彩搭配有种迷幻风格,看着头晕,却不难受。

 

“把我叫过来什么事儿?我可不玩儿 太晚,现在年纪大了受不了了。”

 

“什么年纪大了?你骂谁呢,这不才刚刚四十出头,我们是花一般的年龄。”

 

“别恶心人了,你这朵花是什么花?我看像仙人掌。”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十分亲热。

 

这一闹就闹到了晚上,别说何冰这人,虽然平时挺贫嘴的,在安慰人这事情上挺有天分。

 

不但叫了几个老朋友,还让唱歌的小哥多唱了几首过去的情歌,情调算是挺足的,惹的几个人差点都哭出来。

 

这哪里是寻欢作乐,明明就是致青春嘛。

 

直到夜深了,酒吧嘈杂了起来,气氛才重新回到high点。

 

何冰早就难耐的端着酒出去打猎了,原本胡军打算打道回府了,可是何冰拽住了他说:“你可别走啊,好戏还没开始呢,你等一会儿,人一会儿就到了。”

 

“什么呀?谁呀?你可别给我弄相亲那一套,我这人对婚姻已经失去兴趣了。”

“你想哪里去了,我是那么三八的人嘛?”

 

“我看你就挺三八的。”

也许是今夜的酒比较醉人,也许是喝酒的人太久没有畅饮过,总之胡军觉得头晕脑胀,眼前的灯光晕染出一片暧昧颜色,让自己昏昏欲睡。

为了提起精神来,胡军一个人走到洗手间,打算洗把脸。

 

洗过脸总算清醒了不少,胡军用手帕擦干净手,便往外走。

 

走廊是细长的,这会儿乐队正演奏爵士音乐,蓝色的墙面画着几条鱼,吐着各色的泡泡,美轮美奂。

就这样,第三次奇妙的相遇来到了。

这一次他没有戴帽子也没有戴口罩,但胡军几乎一眼就认出了他。

他的眼睛因为睫毛的遮挡,在灯光下晕出一片阴影,他鼻子很挺,五官像是上天的杰作,深邃又精致。

还有他的头发,有一点点长度,被很服帖的梳了过去,更加突出了迷人的眉眼。

他本低着头走着,但当他抬头看见对面的胡军,便向后退了一步,转身就要逃开。

怎么能让他再次逃走呢?胡军立马大步走上前去。

男人有些慌张的快速向外走去,可是这会儿酒吧里人越来越多,听音乐的人站着,他来回穿梭着,惹众人不快。

胡军喊了一身:“别走呀你。”

正好看见男人一步远处的何冰,便大声说:“冰子,快,拦住他。”

何冰反应也快,伸手一把抓住正冲自己过来的人。

这一抓本没什么问题,可是何冰一时忘记自己右手还端着杯酒呢,惯性使然,一下子泼在了陌生男人的身上。

冰冷的酒顺着T恤流了下去,在他的裤子上落下了尴尬的一片痕迹。

男人依旧沉默不语,低着头盯着自己湿了的衣裤。

“兄弟对不住,我不是有意的,要怪也得怪他,突然让我拦住你,我也没多想就。。”何冰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胡军走过来也有点过意不去,说:“不然到我那儿去,给你换一身?”

话音刚落,就听见那个男人说:“不,不用了。”

 

“没关系,我家离这里挺近的,就在后面那条街,外面挺冷的,裤子湿了在外面走,太冷了而且也不好看不是?”胡军接着说。

男人低着头继续沉默着。

一个女人走了过来说:“刘烨,你怎么在这儿呢?我找你半天了。”

女人蹬着高跟鞋,穿着黑蓝色的连衣裙,头发卷卷的,是个标准的美女。

“哎,这不是何俏俏嘛,你怎么这会儿才来?让你给我们介绍的设计师就是他呀!这也太巧了。”何冰拍了下大腿,对胡军说:“呐,这就是我给你说的我干妹妹何俏俏,你不是说你的新公寓要装修吗?我给你介绍个设计师,这就是这行的青年才俊,刘烨。”

刘烨听了猛地抬头,盯着胡军,眼里有很多难言的情绪。

世间的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这句已经用烂的话,此刻却浮现在胡军的脑海中,他不信缘分,但此刻也觉得冥冥中仿佛自己触碰了什么机关一样,吱扭扭的齿轮开始启动了。

——————
这个梗是我一直想写的,只是总觉得少点什么。

我觉得如果一段感情或者经历,重来一次,真的会有很好的选择吗?

 

 

 

 

 

 

 

 

 

 

 

 

评论(2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