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十三)

part1 3


“哎,你怎么来了,也不敲门,就这么闯进来呐,是别人我可就轰出去了!”陈捍东上前一步挡住龙小羽,朝着曼芝瞪眼。


“我来了那么多回,哪一次预约过?哪一次敲过门?现在可好了,大白天的不干正经事儿,就知道拿我撒气呀?”曼芝啧了一声,语气十分不满。


“什么不干正经事儿,这是我的地方,我愿意怎么折腾怎么折腾!”莫名其妙被训了一顿,陈捍东有些不服气。


“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我看不是吧,也得龙小羽同意呀,我看他推开你那一下挺狠的,不会是你来强的吧。”曼芝也一句回应过去。


龙小羽听到这一句,更是没脸再不说话了,于是叫了声姐好。


龙小羽虽然已经不是大男孩儿了,可是在曼芝和陈捍东眼里,也是真的青春好年华。


不自觉的觉得自己欺负小辈儿,挺没意思的,也不在计较了,于是笑着和龙小羽打招呼。


“陈捍东,以前我们几个劝你几回,让你回来,你都不愿意。现在可好,说回来发展就回来发展,而且还不和大家打招呼。怎么着,是想着把我们几个都躲过去,自己开始第二春是吧?”


“没这回事儿,不是还没想好怎么开展工作呢嘛,这些年也没有再好好接触国内这些个项目,正犯怵呢。”陈捍东拿了瓶矿泉水递给曼芝,“还有,幸好龙小羽懂些这个方面的事情,工作能力也不错,就让他来帮帮我。”

 

“呦,没看出来,这小子还挺有本事的,我一直以为长得好看的人,年轻的时候就只顾着玩儿啊谈恋爱啊,成绩都不行呢。”曼芝笑着说。


“我没有什么本事,也就是以前有些工作经验,大学是学金融的。不过知识更新换代快,我都觉得现在还是挺吃力的。”龙小羽一本正经的对曼芝说。


“甭谦虚,有能力就是有能力,也装不出来。以后和姐学,姐懂不少呢。”曼芝说着,拍了拍龙小羽的肩膀。


“好,谢谢姐。”龙小羽点头,脸上的笑容很腼腆。


“你今天来这里,究竟要干嘛?”陈捍东问


“我来看看你呀,顺便告诉你,今天下午咱们出去到郊区转转,那边批下来一块地,我打算转让给你。我现在也是没有心情再弄了,转给你,刚好你国内还没有什么资源,这回好好动动脑子,大展宏图呀。”


“怎么不给我电话说,我也好准备准备。”陈捍东听了曼芝的说话,便收起笑容,严肃了起来。

 

“这不事情急麽,我可能要到外地出差,一个月以后才能回来。刚好项目书到了,我就给你带来,顺便带你去看看。”


“哦,那小羽你准备一下,和我一起去看看吧。这一个星期也够你忙的了,刚好出去散散步。我看你是不是有点近视呀,看着电脑屏幕老是皱着眉头。”

说着便右手抚了一下他的眉间。


“你看看你,说着说着就动手动脚,我还在旁边呢。虽说你这办公室不常有人来,可是龙小羽一个大男人天天钻你办公室一天,还不被别人说些闲话呀。”曼芝说。


“说闲话怕啥,再说了我的员工对我都不熟呢,怕什么。搞不好他们觉得龙小羽还是老板呢,比我都准时准点的。”


说笑之间,龙小羽却沉默着。


“我能不能不去?”龙小羽想到郊区那块地,就知道是他和张勇呆的那个地方,最近的确是听说要被征收的。


那天之后,那手机放在那里一直都没再开过机,每天和陈捍东在一起,电话对于自己来说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张勇那种人,突然冲出来给你一刀都有可能,自己跟着去倒不是怕危险,而是怕连累陈捍东和曼芝。


“怎么不去呢?身体不舒服?”陈捍东想着,可能 是自己昨天把人给折腾坏了。


“没,我只是想回去好好休息,这两天也没睡好。”龙小羽低声的说。


两个人在一起特殊的氛围,让曼芝都觉得简直是秀恩爱,于是说:“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注意点,我这个大龄单身女可受不了你们两个这么轻声细语的。”

 

“那一会儿送你回去,你好好休息,想吃什么,我给你带回去。”陈捍东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别带了,家里有点菜,我自己做点儿,你回来吃吧。”龙小羽见陈捍东并没有要求自己一定要去,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


“我看算了吧,这几天都做饭,你不闲烦呀。虽然挺好吃的,但也不能整天吃素的呀,我今天回来一起出去吃,刚好曼芝出差,就当给她送行好了。”


“你们两个还没商量够呢,我可是不乐意听了。送我好呀,我好好宰你们一顿,我要吃贵的好的。”曼芝扭头,拎着包往外走。


“依你,多大点儿事呀。”陈捍东也起了身,“小羽,收拾一下,我们走,先把你送回去,中午你随便吃点,家里的有饺子。晚上我们再好好的吃一顿。”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喜欢吃。”龙小羽也打趣他。


回到家,龙小羽在小别墅里走来走去,细细的打量着。


煮了几个饺子,实在是没有胃口。打开电视看相声,听了几段也觉得心里有些慌,笑不出来。


踱步到床边,他的帆布包还丢在角落里,伸手拽过来,打开它拿出了手机。


一开机,短信息便像疯了一样,叮咚咚的响个不停。


打开最近收到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别以为你能躲着我,我知道你在哪里。”


龙小羽瞪大了眼睛,手指尖有些发冷,接着打开了之前的短信,“小羽,我知道你不是这么绝情的人,回来,哥会对你很好的。”


再往前翻,也不过是一条软,一条狠,蜜糖和巴掌来回用,也是张勇的风格。


未接电话也是数不清。


龙小羽反复的看着最后一条信息,是前天发的。张勇真的知道他在哪儿吗?


如果是知道了,为什么这两天也毫无动静。


他仔细回忆着这几天有没有奇怪的人跟着自己,转念一想,张勇也不是那种在暗处看着他还不动手的人。


可能只是为了吓唬自己吧,怎么会找到我呢。


龙小羽想到自己走的时候,并没有给对方留下只言片语,也自然不会留下什么线索,张勇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找到自己的。


越否定就越难定,他怕伤害到别人,怕这场梦醒的太快。


龙小羽抓起室内电话,陈捍东的号码已经被自己牢牢记住了,一个个按着,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声,心情越来越紧张。


直到听到陈捍东爽朗的声音,他才放心下来:“你们看完了吗?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怎么饿了?”


“没有,就是突然挺想你的。”龙小羽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自己的心事,当意识到自己说的这句话有多肉麻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对面沉默了一会儿,就听陈捍东说:“你小子就喜欢撩我。”


“什么时候回来?”龙小羽接着问


“我现在就回去。”


挂了电话,龙小羽去洗手间洗了把脸,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么害怕张勇。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成年人的感情世界说起来是很残酷的。


今天正在热恋,明天就可能因为新的刺激而分手。人类从来都不是从一而终的动物。


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反抗,不能去过自己的生活,处处要受他人的威胁?


龙小羽在初中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安静不吭声的时候,能激起别人欺负他的欲望。


可能是因为大眼睛和长睫毛吧。


于是,他曾经用剪刀自己剪短了睫毛。后来发现长睫毛是天生的,你剪短了,它还会很快的长出来,何苦矫情费力的。


龙小羽身上的深蓝色衬衣虽然干净,但因为洗过很多次,有些旧了,但他穿上还是特别精神。


陈捍东几次看着龙小羽出神,被曼芝发现,狠狠地嘲笑了他。


陈捍东和曼芝都有些惊讶的看着龙小羽熟练的使用刀叉,这个男人看来经历过很多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龙小羽把牛排细致的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他抬头看着陈捍东盯着自己看,便问:“你要吃吗?我切好了,你先尝尝我这个。”


这孩子气的问话,又将陈捍东拉回现实:“傻瓜,西餐哪能乱分着吃,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是饿了麽,快自己吃。别说你吃饭可够细致的,随时觉得你会唱首英文歌似得。”


“我唱歌是真的特别难听,可别叫我唱歌。”龙小羽浅浅的笑着,特别温柔好看。


“那可不行,陈捍东唱歌就特别好听,都听过帕瓦罗蒂《我的太阳》吧,他唱的可好了,我第一次听吓我一跳。”曼芝挤着眼睛对龙小羽说。


“那我下次要听听看。”


“你听她胡说呢,你够不够,我们再上一瓶酒吧。”


评论(1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