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十二)

part12

 我们总是感觉寂寞,是因为还没有遇见对的人。可是遇见对的人,还是感觉到寂寞,那是因为这段感情看不到未来。

 

激情过去,疲累感让人睡意昏沉。

 

陈捍东用手抱着龙小羽,手轻轻的摩擦着他的肩膀,龙小羽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做爱了,头发湿黏的粘在额头上,他小口的喘着气。

 

龙小羽因为这场性 事而精神恍惚,他不敢相信自己做了这样的一个选择。

 

肉体的放纵,让他对自己感到失望。但这激情却让他仿佛看到些对生活的希望。

 

陈捍东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最后的粗鲁,他从背后用手搂着龙小羽的肩膀。

 

触感十分细腻,不觉轻轻揉捏着。

 

手顺着脊背滑了下去,顺着脊椎骨停留在龙小羽的腰上。

 

陈捍东的声音有些沙哑:“为什么这么瘦?”

 

龙小羽背对着陈捍东,感觉到对方的抚摸,听着关心的问话,轻声哼了一下:“我胖起来不好看。“

 

”你怎么知道不好看,我觉得你胖一点更好。"

 

”胖一点,就和他更像麽?"

 

这一句问话,没有得到答案,只得到了陈捍东一声似有似无的叹息。

 

这沉默有些折磨人,龙小羽坐起身体,身体隐秘之处有些酸痛,他背对着陈捍东说:“我去洗一下。”

 

他站起身来,听到背后陈捍东说了一句:“没什么像不像的,我希望你不要拿自己和任何人比。”

 

龙小羽回到小屋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他早上拒绝了陈捍东的挽留,坚持要回去。

 

陈捍东将龙小羽送到了两个人经常见面的街口,便原路返回了,临走的时候,陈捍东对他说:“处理好了打电话告诉我,我带你离开这里,重新开始。”

 

“我不希望我们的关系因为昨天一晚上而变味道。你知道的,你值得更好的生活,你有知识有能力,只是缺少一个走出去的机会而已。”陈捍东看着他说道。

 

 

龙小羽发着愣,对陈捍东扯起嘴角,露出了一个很勉强的笑容。

 

回到小屋,屋里很安静,张勇出门了,还没有回来。

 

床头的烟灰缸里都是烟头,床脚摆着很多空了的啤酒瓶,龙小羽不小心踢倒了一个,噼噼啪啪的,撞到了一片。

 

他忽然觉得这个环境十分压抑,想要快点离开这里。

 

迅速的找出一个帆布包,龙小羽收拾着自己少的可怜的衣物。

 

被单下面压着一个信封,他打开瞧了一眼,并迅速的将它放进了包里。

 

拉开了抽屉,他似乎寻找着什么,柜子里放着些张勇抢劫回来的一些赃物,零散的还有一些收据单。

 

翻找的过程中,龙小羽看到了一个装在袋子里的东西,倒出来的时候,他一眼便看到了陈捍东的身份证。

 

脑子里轰的一声,紧接着嗡嗡作响,他在证件后面看到了陈捍东搂着一个男孩子的照片 。

 

两个人都笑的很开心,陈捍东的手自然的搂着对方的肩膀,似乎约定和这个人天长地久的走下去。

 

那个人真的长得很像自己,但是比自己年轻比自己阳光比自己更幸福。

 

亲眼看着和自己相像的人得冲击感,让龙小羽久久未曾回过神来。


他意识到自己与陈捍东的相遇是多么的不堪,靠着抢劫和伤害。


他没有照片里蓝宇的十分之一的坦荡,也没有蓝宇十分之一的自信。


耳边似乎又听到了陈捍东的叹息声,这段感情究竟应不应该展开,在这段感情中,我真的就是我麽?


龙小羽将证件放进了自己的口袋,便毫无留恋的转身离开,未曾回头看一眼这间小屋。


他很快的播通了陈捍东的电话:“你走到哪里了?回来接我好吗?”

二十分钟后,陈捍东从熟悉的街口而来,下车紧紧地抱住了他。


重新返回别墅的两个人都很激动,一进门龙小羽便被压在了墙上,凌乱吻落在他的脸上身上。

他没有迟疑的给予回应。人生在世,本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能遇见已经是缘分了,谁还要考虑是姻缘还是孽缘?


苦煞众生,都摆脱不了一个情字。

两个人回味着激情带给彼此的快感,体会着这个世界有一个值得拥抱的人的快乐。


陈捍东给龙小羽安排了秘书的工作,首先先让他熟悉熟悉公司的操作流程,学习一下章程,希望他更好更早的进入工作状态。


龙小羽打字飞快,对于一些日常的文字处理工作完全不在话下,这一点也让陈捍东刮目相看,不觉认为自己的确是挖到宝了。

喜欢的人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工作,着实让陈捍东有些心驰荡漾。他看着龙小羽认真工作的时候微微皱起的眉头,便觉得一本正经的样子实在是惹人爱,便走过去贴着他的肩膀,脸靠得他很近。


几次如此,让龙小羽戒备了起来,这一个星期以来的相处,两个人肉体的距离变得十分敏感,“你这样,我没办法用心工作的,你看看,刚才差点忘了保存。”


“我忍不住嘛。”陈捍东的声音低沉好听。



龙小羽耳朵一热,觉得脸颊一阵热烫,说:“工作的时候,老板这样算是性骚扰了吧。”


“呦,既然都给我定了罪了,那我不彻底骚扰一下,就对不起这个罪名了。”


陈捍东彻底将身体贴了上去,搂着龙小羽的肩膀,啃了一下他的脖子。


龙小羽靠着对方的胸膛,觉得臊的很,便用手推拒着对方,一边想快点站起身来,甩开这个粘着他的无尾熊。


一下没注意,胳膊打到了桌上的杯子,杯子里的热水洒了出来,刚还落在陈捍东的手臂上。


陈捍东嘶了一声,龙小羽立马扶稳了水杯,便去看陈捍东有没有什么事情。


“你疼不疼啊?”龙小羽低着头看着陈捍东红了一片的胳膊,长长的睫毛低垂着,毛茸茸的。


没得到回答,他抬起头询问性的看陈捍东,却被对方一把搂紧了怀里。


“我绝对绝对不会再放你走的,龙小羽。”


“我不会走的。快放开我,两个大男人这么腻歪的抱在一起怪别扭的。”

“有什么别扭的,更腻歪的事情我们都做过,抱一抱怕什么?”

“有人进啦看见不好吧。”

“谁敢进来不敲门,我明天就炒了他。”陈捍东听罢,像孩子搂着心爱的玩具一样,更用力了。”


龙小羽争辩不过对方,刚好意识到已经快到下班的点了,估计也不会有什么人进来自找没趣儿,于是便泄了力气,任对方抱着。


就在这个时候,门被咔嚓一声打开了。

曼芝目瞪口呆的看着两个大中午就在办公室里抱着的男人。

龙小羽意识到有人,便一把推开了陈捍东,尴尬的低着头。

评论(2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