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十)


(这张图片太美,看到的时候不可自拔~其实我更喜欢他的嘴角,很俏皮可爱。)

part10


成年人的感情世界是不同的,特别是人过中年,很多没想通的事情仿佛不是那么重要了。


爱情和情 欲,界限变得模糊,甚至相互渗透着。


保守的刻板的一切,仿佛因为生命长度的缩减而恣意潇洒了起来。


相遇,接吻,做 爱。


一切矫情的你进我退,都会幻化作情到浓时的耳鬓厮磨。


所以在第三次相见的时候,陈捍东便将手环在了龙小羽的腰上,不那么轻浮,十分自然。


龙小羽这类人,是陈捍东很少接触的。


虽然他与蓝宇都有着迷人的忧郁外表,但内里几乎没有重叠的地方。


龙小羽的魅力在于,自卑感中透露出来的自尊,忧郁中又含有挣扎向上的热血精神。


当龙小羽微微抬起眼睛,这眼睛美的让陈捍东恍惚。


他不再是蓝宇的影子,而是另外一个鲜明的存在。


这种亲密感,与过去是如此的不同,给了龙小羽一种久违的安全感。


也许是池塘边有些冷,龙小羽便随意向后靠着,刚好倚在了陈捍东的肩膀上。


对于一对恋人来说,这种亲密感刚刚好,浪漫而温馨。


可是,他们不是恋人,也不是朋友,他们只是两个害怕寂寞的人,在彼此汲取着温暖。


一切暧昧不明,情欲暗生。


直到龙小羽回头看着他的时候,脑海里最后绷着的理智,彻底断了。陈捍东情不自禁的靠近他,从耳朵旁吻了下去。


湿热的呼吸在耳畔,耳朵又十分的敏感,龙小羽闪躲了一下,但幅度并不大,并没有明确拒绝的意味。



手机铃声打扰了两人的缠绵,龙小羽尴尬的低下头,手在衣服口袋里摸索着,匆忙的按下了接听。


“小羽,你在哪儿?找你一天了都。”张勇的声音有些急切。


“我没干嘛,有事儿么?”龙小羽看了陈捍东一眼,站起身想要走远一些听电话,但陈捍东却拉住了他的手。


“钥匙我拿到了,以后再也不用住那个破房子了,本来想约你去看看的。”


龙小羽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回去的。”


也不管张勇后面再说什么,龙小羽说了声再见,便挂了电话。


他对着陈捍东尴尬的笑了笑,却望着湖面发着呆。


“怎么?有事儿要回去吗?”陈捍东并没有问是谁。


“也没什么事情”,龙小羽淡淡的说:“而且,我也不是很想回去。”


“你可能不知道,我有多厌烦现在的生活。”龙小羽的声音似乎也染上了某种情绪,语气有些孩子气。


“既然厌烦了,为什么不重新开始,人生并不是单行的轨道。”陈捍东的手从龙小羽的肩颈滑下去,像是个兄长,拍了拍他的背。


“对于一个一无所有人,选择放弃现在重新开始,是很艰难的事情。”


“但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来说,更容易重新开始,因为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更何况,你并不是个完全什么都没有的人,你年轻,你有知识,有体力,什么不能重新去争取去获得呢?”


陈捍东的话一句句敲击着龙小羽的心,他仿佛觉得自己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并不是废物,他还有能力改变一切。


“如果我愿意重新开始,你愿意帮我麽?”龙小羽扭头朝着陈捍东笑着,“我说这句话,不会让你觉得我是个很有心机的人吧。”


“嗯,我是觉得你挺有心机的,但我并不讨厌。”陈捍东笑了,揽过龙小羽的肩膀:“和你在一起,我觉的我都年轻了,有时候冲动的厉害。”


“什么冲动?”龙小羽抿着嘴唇,眼睛里有些很可爱的情绪。


“你过来,我告诉你我冲动什么。”说罢,陈捍东猛的吻了上去,龙小羽在小小的迟疑以后,也渐渐接受了对方的亲吻,并小心的回应着。


明明天气那么寒冷,两个人的亲吻却热情似火,燃烧的是这么多年来过分沉寂的欲望。


一个绵长的吻结束之后,陈捍东看着对方迷离的眼睛,低声说:“遇到你,我很高兴。”

龙小羽因为这句话,惊愕之后眼中竟闪现了泪光。


作为一个男人,本不该如此脆弱的。


那一夜,龙小羽心中反叛因子完全被调动了起来,他起身拉着陈捍东的手臂,说着,我不想回去,我能去你那里坐坐麽?


这句话他本来说不出口的,但刚才的吻让二人更贴近了些,似乎必须再发生些什么来验证这种关系。


陈捍东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龙小羽,他不想思考太多问题,只想着面前这个人需要他爱,值得他爱,未来的一切不管会不会只是个美丽的梦境,此刻他也不想要多思考这些毫无意义的问题了。


两个男人并肩走着,他们没有喝酒,却都有种微醺的感觉,像是薄雾与月亮,那么隐秘,藏着恋人的心事和承诺。


明明不需要什么承诺就能够彼此相爱,但人类还是太虚伪了,动物性的交媾只是欲望的出口,却不是情爱的寄托。


于是寄托于月亮和玫瑰,让鱼水之欢不至于变得那么镜花水月。


坐在副驾驶座上,车启动了。


陈捍东看着有些走神的龙小羽,便伸出右手附在了龙小羽的手上。


龙小羽的手指细长,指节有些粗糙,但轻轻揉捏着,也不是那么干柴。


陈捍东的动作,让龙小羽回了神,他扭过头,轻轻的靠在座椅背上,看着陈捍东的侧脸。


这个男人,并不是那么英俊,但阳刚潇洒,年轻的时候,肯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即使是现在,也流行大叔,他也依旧是个香饽饽。


龙小羽反手抓着陈捍东的手说:“我小时候就想着,如果我有一个哥哥该多好。”

陈捍东笑了笑,嘴角微微的扬起:“你别说,都这种情况了,你想着我当你哥哥。这我可不干啊。”


这话有些轻佻,却让龙小羽放松了下来:“北京爷们儿就是嘴贫,我说不过你。”


陈捍东的小别墅很雅致,并不是暴发户的装潢。


别墅外面有一小片花园,冬天了,也看不出种的是什么,但龙小羽觉得夏天这里一定会有很多花,会非常的漂亮。


开了门,龙小羽在陈捍东的带领下进了屋。


原本以为有钱人住的地方,都会有些空荡荡的,没有什么家的味道。


但入眼帘的却是柔和的灯光,舒适的沙发,暖色的地板,有暗花的墙面,摆设也很讲究,甚至摆着几个俏皮的娃娃。


“你常回来住麽?”龙小羽问。


“不常回来,但有人帮忙每隔一段时间过来打扫一下。”陈捍东脱了外套,拍了拍沙发,示意龙小羽坐下来。


“这装修太老了,翻新过一次,也是按照原样儿来的。看惯了,对现在的一些室内装修都不是很喜欢,现在的房子里动不动吊顶灯带的,弄得挺富丽堂皇,其实哪里有这样的简单大方。”

“嗯,这里我也看不出哪样好,就是很舒服很温暖。”龙小羽坐下去感觉到沙发很软,脸上的表情更是柔和好看。


橘黄色的灯光让他的脸庞像渡了金边一样,那么不真实。


又因为他那么像蓝宇,陈捍东的心跳的很快,感觉到口干舌燥。


“要去洗澡麽?”陈捍东轻轻的说


“嗯,”到了这一步,龙小羽却感觉拘谨了起来,对方炙热的目光,让他有些心慌。


这夜,才刚刚开始。 





评论(30)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