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八)

憎恨是一种非常可怕的情绪,让人 在冷漠中潜藏着杀机。

 同性间的情事让龙小羽从最初的反感,到逐渐的接受是个漫长的过程,同样的身体构造,如果没有爱的基础,那么和动物性的交媾毫无区别,何况被进入,会有一种屈辱感,让他感觉自己失重,疼痛。

失重感令他失去安全感,疼痛感却使肉体又衍生出异样的快感,与其说是一场肉体的狂欢,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惩罚。

惩罚他的无耻、软弱和寂寞

每当这个时候,龙小羽都会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书,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那是他刚上大学的时候,在校图书馆里看到的,里面有一段话让他深深的记住了,并反复在现实中得到了验证。

“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遗忘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热最坚贞的爱情,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他学会不再去想祝四萍的眼泪,不再去想罗晶晶的嘴唇,不再去想父亲的叹息,不再去想母亲的背影。

这些在他生命中的人们,一一登场,又一一退场,只留下了让人倍感孤寂的现实,徒增忧伤。

接到陈捍东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

龙小羽已经习惯在每天放工之后,会倚在走廊里,看着夕阳。

在这一个月里,他治好好了咳嗽,脸颊也有了血色,只是依旧不快乐。

陈悍东的声音像是另一个世界的快乐人儿,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听着对方的声音,他还是挺高兴的。

“你身体好了麽?”龙小羽问

“好了,早就出院了,只是手头有一些工作要忙,就先去处理了,这几天总算忙完了。”

“嗯,”龙小羽有些尴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你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就是想听你的声音,和你聊聊。”陈捍东的就像一个大哥哥,语气很温柔。

沉默了一会儿,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 我想见见你,可以麽?"陈捍东小心翼翼的说。

也许是对方试探的语气,让龙小羽觉得不忍心拒绝,他说:" 我住的地方离市区远,今天可能不行了,明天刚好周六,我有时间。"

“是吗,太好了,我明天开车去接你,你住哪儿?”陈捍东没想到龙小羽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自己,声音很愉悦。

“不,不用,我自己坐公交去吧。”

“都通公交了,还远什么,我接你吧,你说个地方,这样好过耽误时间不是?”

最终,龙小羽抵不过陈捍东的坚持,答应对方来接,他说了离工地足有两条街的地方,他怕张勇发现,徒生事端。

也许是约定了时间,使得双方都感觉对方又亲近了些,陈捍东向龙小羽说起了自己工作中的趣事儿,在聊天的过程中 ,龙小羽觉得心情异常的放松,他不自觉的扬起嘴角,淡淡的微笑着。

后来,龙小羽在电话中听到了狗叫,于是就问陈捍东他是不是养了狗。

陈捍东养了一只金毛犬,很粘人,通人性。龙小羽也喜欢狗,这种热情可爱的生物,让他难以抵抗。

当听到这只狗名字叫旺旺的时候,龙小羽绷不住笑出了声。

”看着你这样的有钱人,以为出过国见过世面,就会给狗狗起洋名字呢。“龙小羽略带鼻音的笑声很好听。

" 嘿,还不是蓝宇那小子,以前就说了,他要给所有他喜欢的动物都起名字叫旺旺。只是那时候还没养狗,现在养了,我就叫它这个名字,算是应了那小子的要求了。" 陈捍东提起蓝宇的声音更加温柔,依旧带着浓浓的爱意。

龙小羽被蓝宇这个名字,带回了现实,他收起了笑容,沉默了起来,直到对方在电话里叫了两次他的名字,他才回过神来。

" 蓝宇,就是你的爱人吗?"龙小羽的声音轻飘飘的。

“ 嗯,他是个很可爱的人,”陈捍东依旧沉浸在回忆里 ,“ 他虽然看上去挺忧郁的,其实人很乐观,对于生活也充满热情。他喜欢富有生命力的东西,花花草草更不用说,光是胡同里的流浪猫,见了他跟见了亲人一样,喵喵的冲上来要吃的。他有很多梦想,喜欢看书看电影,也爱听音乐,不过唱歌总是跑调儿,但即使跑调儿拐到姥姥家去了,还是愿意经常唱。”

“ 蓝宇孩子气,但是很讲义气也很有原则,原本他计划出国的,可是因为我那几年出了点儿事儿,他便拿出自己所有的钱来帮助我。我常常想,他是上天赐给我的一份礼物吧,总是给我很多快乐,帮我度过难关,他自己却尝了很多苦头,最后国也没出成,命也没了。”

听着陈捍东越来越沉重的声音,龙小羽打断了他。

‘’ 这世间没有无端端的爱和恨,他愿意这样付出,是因为他觉得你值得吧。命这东西,本来就是很怪的,有的人活的有滋有味的却走的早,有的人活的无趣难堪却死也死不了。”

“ 如果这世间有这么一把秤,能称的出一个人存在的价值,也许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像蓝宇那样有追求有人爱的人,一定会好好的活着的。”

陈捍东从龙小羽的声音中隐隐听出了些咬牙切齿的恨意,他很意外也很不安。

他在经历着什么,竟然会有这般死气沉沉的想法,他想说些什么,宽慰一下龙小羽,却发现自己对他,除了觉得他长的像蓝宇外,其他一无所知。

挂了电话,陈捍东站在窗边,看着树影摇曳,叹了口气。

龙小羽望着黑夜,他憎恶自己将负面情绪通过电波传给了陈捍东。

他无法控制自己,在听着对方描述蓝宇的时候,他觉得羡慕又嫉妒 ,并为他们的爱情感到可惜。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曾经存在一个和自己长的很像很像的人,他宁愿把自己的余生延续给对方,因为对方更值得活下去。

评论(19)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