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六)

写在前面的话


最近才补了《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爱人》,龙小羽这个主人公如果在当下,便是典型的凤凰男形象。


并且最可怜的是他对情的理解。


他是懂爱的,他不懂的是情。


所谓龙小羽的饥饿哲学,简单说,当我一无所有的时候,你对我好,我就报答你,即使我不快乐,但我也会忍着。当我拥有更多选择且物质富足的时候,我才能去爱,但我不会忘记过去一无所有的自己。


龙小羽是自卑的,自我厌弃的。他的底线很模糊,也没有什么原则,这样的人,也很难获得真正的善待,因为他惯着你,有可能惯坏你,让你舍不得他却又想欺负他。


龙小羽是有戾气的,当他还手,一定是非常狠的。



永远都不要试图欺负一个从低层艰辛爬上来的人,无论他受过怎样的高等教育,有过怎样的良好的社会经验。无论他多么慈眉善目,儒雅纯朴。


他们看到过人性的恶,挨过生活的苦,难免会沾带着一些怨和恨。


———


part6


龙小羽总是在深夜的时候睡不着觉,虽然下午的体力劳动,让他腰酸背痛,眉睫沉沉。


想着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熬到头,他忽然有些伤心。


他已经尽量让自己的脆弱深藏起来,他不希望自己露出些可怜兮兮的劲儿博取别人的同情。可是偏偏就有人爱他这股隐忍,贴上来,安慰他怜悯他,让他无法拒绝。


张勇便是其中一个。


那个叫陈捍东的男人,让龙小羽印象深刻。也许是短短时间里,他的深情而紧张的神情吧,足以让龙小羽已经平静如水的心再起涟漪。


龙小羽睁开眼睛坐起身,头轻轻的靠在床头,他思考着过去,思考着爱情,也思考着男人和女人。


黑暗中,张勇喊了一声,小羽。龙小羽便嗯了一声,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一大早,龙小羽就被张勇叫醒了,这次是怕他迟了,看不上病。马上春节了,谁不想来年健健康康的。


龙小羽心里有些打摆子,他有点担心遇见陈悍东,对于太热情的人,他总是嘴拙,难以招架。


一直以为是肺出了问题,原来只是支气管发炎。


检查完了的龙小羽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他不想在生活这么困难的时候,还要负担医疗费。


以为这就完事儿了,医生还是建议他打个吊瓶,一是消炎,二是葡萄糖能够让他气色好些。


“有些营养不良,你这个年龄,也不是小年轻了,注意点身体,多吃点饭。”记得医生抬眼看着他,“是不是食欲不好?”


“嗯,我不是特别爱吃。”龙小羽闷声回答。


”又不是爱不爱吃的问题,是要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平时吃点肉,补充蛋白质,精气神不养养,运气也好不起来,知道麽?“


曼芝去帮捍东取药的时候,一眼便看到了龙小羽。她看着对方的背影,不自觉的跟了上去。


在走廊和扶梯上,龙小羽已经觉察到曼芝的目光,他装作不经意的回头,两个人的眼神便撞在了一起。


对方没有闪躲的意思,龙小羽只能尴尬的笑笑,他并不认识这个女人。


”龙小羽?“曼芝喊住了他,伸出手说:“谢谢你昨天帮捍东叫医生,我是陈捍东的朋友,叫我曼芝吧。”


“曼芝,嗯......."龙小羽腼腆的笑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些茫然:“他,没事儿吧?”


“没事儿,他能的很,早上还想要去外面晃晃,被我按住了呢。”曼芝开朗的说:“我知道,他是想看看能不能再碰见你。”


龙小羽愣了一下,没有吭声,过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睛,说:“我长的很像他认识的人麽?”


“也许吧。“曼芝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你也要拿药麽?“龙小羽想要快点结束对话。


”嗯,昨天伤口崩开了,要吃几天消炎药,我来取。“曼芝点点头。


二人便一起走到了取药窗口。


”如果方便的话,你能和我去看看悍东麽?“曼芝歪着头看着这个高瘦的男人。


”我,我一会儿还要打吊瓶。“龙小羽一想到要去见陈悍东,就有种心慌的感觉。


”就一会儿,你也知道,昨天捍东看见你很激动,一晚上他都没怎么睡,魔怔了。“说到这里,曼芝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就当是做善事儿,他不睡,我陪着也睡不好,总担心他又偷偷溜出去抽烟,让他见见你,说不定就安生了。“


人家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龙小羽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了,想到反正就算这会儿打针,也得拖到下午去了,今天也上不了班了,便点了点头。


曼芝推开病房的门时候,陈捍东歪着头,看着窗户外面,明明阴霾着,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捍东,说了别把枕头垫这么高,对伤口不好。“曼芝啧了一声,走上前去把多余的枕头撤下来。


捍东正要调侃几句,就看到门口的龙小羽,不禁愣住了。


像是在虚无的时空中,延伸出了一条走廊,记忆中的恋人逆光走过来,带着圣洁,带着点忧伤。

捍东望着自己的眼光,让龙小羽微微的颤栗,这目光执着的可怕,就像最后一次见到的罗晶晶正看着自己。


龙小羽吞咽着,企图让唾液滋润自己干渴的喉咙。


陈捍东没再触碰他,他说:“很抱歉之前可能吓到你,因为你很像我的爱人。”


平铺直述,让龙小羽感到惊讶,之前的感觉都得到证实,对于成年人来说,爱的目光,是难以掩饰的。


”噢,是嘛。“低着头,也难以掩饰尴尬,龙小羽强逼自己抬起,迎着陈捍东的目光,想要装做不在意面前有过一个男性爱人的男人。


“虽然知道,我这样做很不妥,可是我想如果我不去做,会后悔一辈子。”陈捍东目不转睛的看着龙小羽强装镇定的眼睛,”我能留下你的联系方式吗?没有别的意思,能聊聊天做个朋友就行。“


龙小羽内心是挣扎的,他害怕有外力,将现在的生活节奏打破,他怕自己还未挣脱一个泥沼,便又陷入另外一个。


也许是陈捍东眼睛里无法忽视的哀求,他心软了,声音有些颤动:”我,我,可以的,但我住的比较远,很少出门,我只能告诉你我的电话。“


”好“捍东很激动的撑起身子,伸手去拿手机。


龙小羽用力捏着塑料袋的手指都有些泛白了,他忽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号码,自己都不是很记得,因为除了张勇,自己也没有什么可以联系的人了。


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的时候,钱包露出了一角,龙小羽的动作很慢,犹豫的说:”你告诉我你的号码吧,我给你打过去。“


陈捍东报自己电话号码的时候,笑容都藏不住了,一直咧着嘴。


“你看着就比我小很多,以后就叫我哥吧。“陈捍东恢复了镇定,笑着说。


龙小羽低着头摆弄着手机,轻轻的嗯了一声。


就在龙小羽将手机放回裤子口袋的时候,钱包顺着掉了出来。


陈捍东嘴角的笑容凝固了,这个随身带了多年的钱夹,他是不会认错的。上面的每一条褶皱,他都记得。


龙小羽弯腰捡起钱夹,装进了口袋,没有注意到陈捍东神情的变化。


回去的车上,夕阳使得云彩都染上了些血色,显得很凄美。


龙小羽抱着胳膊,靠着窗户,头抵着玻璃,凉气让他逐渐清醒。


陈捍东和自己是两个世界的人,在这个贫富差距这般大的城市,他们的相遇像是个荒谬的错误。


捍东说晚上会给他打电话,当时龙小羽应了下来,但他知道,现在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如果想要掐断这段联系,也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只要现在他卸下电话卡,扔出去,一切就结局了,就当是自己只是一时陷入了他人的一场诡异的梦境里,终归要回到现实世界中。


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龙小羽吓了一跳,老式手机的铃声有些刺耳,屏幕上闪烁的是张勇的名字。


“小羽,快回来了吗?”

“嗯”

“没什么事儿吧。”

“没有,是支气管发炎了。”

“那就好,我晚上出去一趟,给你带了点菜,你回来自己吃吧。”

“好”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龙小羽轻声叫了声:“哥“

“怎么了,小羽?”

龙小羽意识到了自己的反常,连忙说:“没,注意安全。”

“你小子第一次关心我。”张勇笑着,“知道了,我早点回去。”


挂了电话,龙小羽继续神情冷漠的望着窗外,下起了雨,路面湿漉漉的,每个人都显得很狼狈,匆匆的身影,谁又特别关心谁呢?




评论(1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