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四)

part4

人类精神的虚空来自于对生命的质疑。我们为什么出生?为什么努力活着?什么时候会死?死了又要去哪里?这千千万万的疑问凝结成眼泪,在痛苦的时候,迷茫的时候,无助的时候,孤独的时候,滴落下来。

眼泪是上帝赋予人类的一种自我救赎的能力,如果没有眼泪,只能强颜欢笑的话,这世界的虚伪便会多了几分。

当太阳再次从东方升起,微薄的红光透露出些许希望。龙小羽起床的时候,张勇已经去开工了。

他洗漱完毕,便坐在床上发呆,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龙小羽从抽屉里拿出了张勇给自己的钱包。钱包旧旧的,但质感不错,里面的钞票整齐的躺着。

他的喉咙里很痒,但没有痰,他忍不住干咳起来。咳出了眼泪,湿润了眼角。

这是在监狱里留下的老毛病了,最近天冷,病犯起来真是要人命,像是要将胸腔里的心脏都咳出来一般,生疼。

拿这钱去看病,便又欠了张勇一次。

龙小羽从小和父亲一起生活,父亲给他说过,人最基本的就是要懂得知恩图报,别人对你好三分,你就要还他一丈好,这样有来有往,才会得人尊重。

这种自虐式的教育,已经深深植入了龙小羽的生命,他无原则的报答,已经成为一种病态的准则。人,如果自己不放过自己,便会过活的很累,没有丝毫快感。

这也许也是一种犯贱吧,和美德无关。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

医院里人来人往,都为了自己的生命做着人为的努力,谁不想多活,谁又想死?

陈捍东的病房里,从早上开始,就川流不息。

老同学,老朋友听闻陈捍东在街上让人抢了还被捅了,都稀奇着呢,纷纷来看望。

护士都被这一群人,弄的不太愉快了,三令五申的说并无大碍,病人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还有水果呀什么的快点收拾一下,摆一地不像话。

陈捍东刚开始还和大家打嘴仗,人一多了,也懒得一遍遍说了,曼芝像个女主人般把三三两两的人都劝走了。

“欸,我说曼芝,你好歹把刘征留下照顾我呀,你一姑娘,天天耗在这里,我上厕所都不方便。”

“人刘征今天有大生意要做,你以为都是你呢,有钱人~”曼芝把洗脸毛巾搭在床沿上,一边抬眼看他。

捍东没吭声,扭头也看着她。这几天曼芝来回的跑,连口红都忘了抹,脸色也略显疲惫。

曼芝见捍东眼睛都不眨的看自己,还以为捍东终于发现自己的好了呢。还未来得及高兴,就听捍东开口说:“蓝宇送我的钱包,也丢了。”

曼芝愣了一下,说:“就因为这钱包,你死抓着小偷,然后被捅的?嘿,你真行,我还以为你真是要当人民英雄被捅的呢。”

捍东苦笑:“我这年龄,还做什么英雄。扶我一把,我去一趟卫生间。”

曼芝扶着陈捍东站起来。

“欸,我自己去,我又不是瘸了。”说着,陈捍东便自己扶着腰往外走。

龙小羽住的工地离市区有一定的距离,最近的医院是个刚建好的新院区,条件不错,干干净净的。

龙小羽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他急忙挂了个号,便坐在候诊室外面等着叫号。

一个老婆婆一个人坐在他身边,扭着保温桶,但怎么也拧不开。

龙小羽热心的说:“阿姨,我帮你吧。”

扭开了盖子,阿姨正要接过来,一个小孩子撞了过来,阿姨手一抖,竟泼了一小块玉米粥在他衣服上。

龙小羽急忙说:“阿姨,不要紧,我去洗手间冲一下就好了。”

老太太面带窘迫,说:“真不好意思,我这孙子好调皮,快和叔叔说对不起”

小孩被龙小羽站起来的身高吓到了,并没有吱声,只是傻乎乎的看着他。

龙小羽冲小孩儿眨了眨眼睛,便向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里的消毒水味道很重,他皱着眉头,仿佛又感到喉咙刺痒。

闷声咳了几声,便在水龙头下面,掀起毛衣的一角,小心的冲洗着。

陈捍东去洗手的时候,看到一个瘦高的男人低着头站着,似乎在洗什么。他没有在意,走过去在旁边洗起手来。

“大哥,有手纸麽?”陈捍东听到男人叫他,便抬头看过去。

就像是猛的被人照着后脑勺拍了一巴掌,陈捍东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瞬间很多的回忆参杂着各种情绪,都哽在胸口。

龙小羽好奇的看着呆立在自己面前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男人,不知道如何是好,不会遇见脑子有毛病的人了吧?

龙小羽不自觉的退后一步,但随后就被男人狠狠的搂在了胸口。













评论(2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