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他的情人(三)

男人走到另一张床边,从衣兜里掏出从陈捍东那里抢来的东西扔在床上,他走到洗脸盆旁边,倒了些水,洗了把脸。

掏出匕首放在茶几上的时候,床上的男人眼神颤动了一下,似乎想要开口说话,但却没有出声。

男人走到他的床边说:”龙小羽,怎么还没睡?”

被叫做龙小羽的男人闪躲了一下目光,说:“没,只是有点冷,想起来喝杯热水,刚好你就回来了。”

说这番话的时候,龙小羽低垂着眼睛,长直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了一片阴影。

男人看着龙小羽,眼神渐渐柔软了下来,紧接着身体便靠近了他,猛地亲在了龙小羽的脖子上,他喘着粗气,然后用手掰着他的头,一路亲到了嘴上。

龙小羽明显不喜欢男人突然的亲热,但在这样寒冷的北京的冬夜里,却好像没有什么理由拒绝这仅有的温暖自己的方式。

他始终没有回吻,任由对方亲着他的嘴。男人彻底的将他压在了床上,床很窄,下压的时候,龙小羽闷哼了一声,这声音却彻底的勾起了男人的欲望。

“小羽,小羽”男人叫着他的名字,一边喘着气,像是溺水的人终于爬上了岸一般。男人将手从衣服里伸进去,抚摸着龙小羽的腰,低着头轻轻咬了一下他的喉结。

龙小羽呜咽了一声,忽然地坐起身,推开了压在身上的男人。男人眼睛还染着情欲的色彩,他再一次欺身上去,像是一头野兽一样,嘴唇吻上龙小羽的眼睛。

”张勇,你放开我。“龙小羽的声音有些愤怒。

张勇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龙小羽看,他看见这双漂亮的双眸里,毫无爱意。

就如一盆冷水狠狠的浇在头上,张勇翻身下了床,从床头柜里拿出烟盒,发现里面只有一支了,打火机在拇指下搓了两下才打着,火苗却窜的很高。

”我 操“张勇狠狠的骂了一声,随后一把捏扁了空烟盒,扔到了墙角。香烟的味道在小屋里弥漫开来,龙小羽猛然吸到了,呛的咳嗽了两声。

张勇回到自己的床边,不再理会龙小羽。他拿起抢来的手表看了看,的确是块好表,过去的劳力士做工就是精细,不知道能卖多少。他把手表在自己手上比了比,没吭气儿。

接着他拿起已经被掏空了的钱包,不知道为什么,他小心翼翼的打开它,仔细地端详着钱夹里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孩长得很像年轻了十岁的龙小羽,只是龙小羽更显的消瘦。他们最像的还是那双眼睛,都这么大而有情,像含了水一样。这样的眼睛长在男人的脸上难免有些怪异了,特别是他们都有英气的脸庞。

龙小羽的眼神比照片上的男孩忧郁太多了,正是这悲伤的迷惘的神情,让张勇沉溺,难以自拔。可是照片上男孩的神情同样让人喜欢,

那是自信的是充满希望的,最起码是快乐的。

正是这些不同,让张勇断定,照片上的绝对不是龙小羽。因为他认识小羽是在监狱里,小羽告诉过他,他从来未曾有过飞扬的青春,一直都是困苦的,艰难的。

这就是命麽?

张勇猛地吸了一大口烟,将钱包里的照片和证件抽了出来,然后在钱包里塞了两千块钱,扔到龙小羽床上,接着倒了杯水递给他说:“不是说要去看看病的麽?明天就去,咳嗽咳太久,不好。我出去抽,快睡吧。”

龙小羽接过水,温的,他抬眼看了眼张勇说了声:“好。”便咕嘟嘟的喝了下去,慢慢的躺下身去。

关了灯,龙小羽看着张勇 坐在外面抽烟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拒绝他是不是有点太过了,好歹现在吃的喝的都是他的。但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女人,有没有反应一目了然,能骗得了谁?便翻了个身,闭上眼睛,渐渐睡去了。
——

别怪我脑洞大

评论(3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