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一舟

如果生活是一团乱麻,也要努力寻找始终。

冷眼世界

冷眼世界(一)

人类是很怪诞的,比如说,你越是告诫自己不能爱上某一类人的时候,那一类人对你恰恰是最致命的吸引。

=================

段宜恩在推开王嘉尔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准备。只可惜当那个人真的对自己冷下了一张脸且爱答不理的时候,他又觉得浑身难受,犹如虫咬火烧一般,痛苦难熬。

于是最好的选择成为了他躲避王嘉尔的原因,王嘉尔也似乎因为他的闪躲而伤了自尊心,于是也躲起了他。

就这样变成陌生人吧,本来就不适合呢。

不适合吗?段宜恩看着手机屏幕发呆,他想起自己带着王嘉尔参加家庭派对时,发小不知为何误认为他们是一对儿,在无人的时候眼睛盯的他发毛,在他正要发火的时候,发小对他说:“MARK,你喜欢他吗?但你们不适合呢。”

当时的段宜恩并没有急于解释,他们的关系并不是情侣,甚至不算是好友,何来适合与不适合?他只是扯着嘴角笑了笑。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自己骗自己罢了,这段感情一开始露出的痕迹就不清晰,谁也没想怎么去发展和经营彼此的关系,活该变成这样。

段宜恩闭上发酸疲惫的眼睛,将生活中的那些难以忍受片段都拼凑起来,却越发加深了对王嘉尔的恨意。

第一映像真的会影响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感觉,段宜恩第一次见到王嘉尔,就见识了这个男人轻佻。他扶着一个女人在墙边接吻,他甚至可以听到他深重的呼吸,是醉了吧,女人的手顺着他结实的手臂抚摸上去,直至搂住他的脖子,而王嘉尔的手却显得并未那么投入,只是扶住女人玲珑的腰身,并无其他动作,下身却紧贴着对方,带着侵略性。

虽说都是成年人,难免会有难以纾解的欲望,段宜恩是理解的,他直视前方,装作未看到他们一般,错身而过。但他听见了王嘉尔低声对女人说着色情的话,不觉皱起了眉毛。

后来两人因为工作关于,加入了同一团队,当王嘉尔露出一脸纯情的瞪着无辜的大眼睛,佯装害羞的样子,他从内心便涌出反感。但转念一想,难道有过性经验的人就不能纯情了吗?便也渐渐习惯了这种两面的反差。

直至有天,MARK回到美国收拾自己的房间,发现了在学生时代买的一本书,他随手翻动着,竟坐在地板上看了大半,黄昏将至也没有抬起他头来。年轻时候不能理解的那些句子,仿佛要了他的命般刺激着他。

“she could fade and wither-I didn't care.I would still go mad with tenderness at the mere sight of her face.”(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仍会涌上心头。

“你是否爱上过一个人,她看起来就像圣诞节清晨的阳光,初雪以后松枝上的小松鼠,雨天小路上溅到行人裤腿上的泥点,还有那些最美的玫瑰花。她是个可爱的人,我深知他笑容的甜美中包含的罪恶,漂亮的小嘴里可以吐出蛇信子,每一次拥抱都是在杀死我。但我爱她,我就是爱她,如果她要我的命,我就给她。”

段宜恩发出嗤笑,他憎恨这种肉麻的表达,他不信怎么会有这种宁愿失去一切也无所谓的爱情。但再怎么不信,他还是不得不承认,这种绝望的爱情也正在蚕食着他,让他无法全身而退。

王嘉尔第一次抚摸他的手臂时,段宜恩仅下意识的闪躲了一下,但对方并未在意这小小的抗议,反而顺着他的胳膊很自然的牵起他的手,在做着这些动作的时候,王嘉尔却至始至终未看他一眼,却一直笑着和坐在对面的友人聊天。

段宜恩侧着头看着他,脑内迅速思索着一些不着边际的问题,比如说,此刻挽着我的你究竟是什么感觉?是否与你触碰过的任何一个人一样呢?

这样想着,他望着对方的眼神便显得意味深长了,直到和王嘉尔聊天的人发现了段宜恩不一样的神情,便迅速结束了话题,匆匆离开。

王嘉尔这才扭过头来,自然的松开了牵着段宜恩的手,说:“一起出去吃饭吧。”

“好”,段宜恩这一次没有拒绝,反而让王嘉尔瞬间有些惊讶,但很快他就调整好自己的表情,大大的眼睛笑起来格外迷人,嗓音略带沙哑:“那,我们就去吃你上次说好吃的那家店。”

“哪家店?”

“就是那家披萨店”

“既然是吃披萨,不如叫外卖”

“好呀,那我们就在宿舍约会好了”王嘉尔歪着脑袋,手扶在段宜恩的膝盖上,一脸的纯情可爱。

“好”段宜恩的唇角上扬。

一切的一切都源于我对你的好奇,这开始很俗套,但结局呢?

评论(4)

热度(6)